• 全球衛生

  • 前言

    自1972年6月我國被迫退出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簡稱WHO)之後,世界衛生組織的任何會議或研討會,台灣均被排除在外,這著實與該組織憲章所宣示的「世界所有人民皆應獲得最高水準健康及醫療照護」的目標相違背。本會為爭取國人健康福祉,自1995年起開始為推動台灣加入WHO做努力,從國內宣傳、義賣與募款活動;衛生外交人才培訓;到國外歐美、亞洲遊說宣達,以及WHO入口網站的架設等多管齊下,力量日漸增強擴散。

     

    2009年4月台灣首次接獲WHO的邀請函,得以「觀察員」之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2010年亦持續參與會議。然而取得觀察員資格並非表示結束,在兩岸關係的壓力下,如何尋求一個適用我國需求的實質參與模式仍然是重要的任務,因此本會將持續蒐集WHO相關資料並研析情勢、研擬策略,建立龐大的WHO資料庫。

     

    近年來,本會也開始協辦多場重要國際會議,促進與分享台灣的醫療衛生成就並與各國重要衛生領袖、國際組織重要成員及各國衛生領域專家學者保持良好交流,為台灣在醫療衛生領域取得更高的國際能見度及資源。

     

     

前言

自1972年6月我國被迫退出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簡稱WHO)之後,世界衛生組織的任何會議或研討會,台灣均被排除在外,這著實與該組織憲章所宣示的「世界所有人民皆應獲得最高水準健康及醫療照護」的目標相違背。本會為爭取國人健康福祉,自1995年起開始為推動台灣加入WHO做努力,從國內宣傳、義賣與募款活動;衛生外交人才培訓;到國外歐美、亞洲遊說宣達,以及WHO入口網站的架設等多管齊下,力量日漸增強擴散。

 

2009年4月台灣首次接獲WHO的邀請函,得以「觀察員」之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2010年亦持續參與會議。然而取得觀察員資格並非表示結束,在兩岸關係的壓力下,如何尋求一個適用我國需求的實質參與模式仍然是重要的任務,因此本會將持續蒐集WHO相關資料並研析情勢、研擬策略,建立龐大的WHO資料庫。

 

近年來,本會也開始協辦多場重要國際會議,促進與分享台灣的醫療衛生成就並與各國重要衛生領袖、國際組織重要成員及各國衛生領域專家學者保持良好交流,為台灣在醫療衛生領域取得更高的國際能見度及資源。

 

 

  • 全球衛生

  • 前言

    自1972年6月我國被迫退出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簡稱WHO)之後,世界衛生組織的任何會議或研討會,台灣均被排除在外,這著實與該組織憲章所宣示的「世界所有人民皆應獲得最高水準健康及醫療照護」的目標相違背。本會為爭取國人健康福祉,自1995年起開始為推動台灣加入WHO做努力,從國內宣傳、義賣與募款活動;衛生外交人才培訓;到國外歐美、亞洲遊說宣達,以及WHO入口網站的架設等多管齊下,力量日漸增強擴散。

     

    2009年4月台灣首次接獲WHO的邀請函,得以「觀察員」之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2010年亦持續參與會議。然而取得觀察員資格並非表示結束,在兩岸關係的壓力下,如何尋求一個適用我國需求的實質參與模式仍然是重要的任務,因此本會將持續蒐集WHO相關資料並研析情勢、研擬策略,建立龐大的WHO資料庫。

     

    近年來,本會也開始協辦多場重要國際會議,促進與分享台灣的醫療衛生成就並與各國重要衛生領袖、國際組織重要成員及各國衛生領域專家學者保持良好交流,為台灣在醫療衛生領域取得更高的國際能見度及資源。

     

     

前言

自1972年6月我國被迫退出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簡稱WHO)之後,世界衛生組織的任何會議或研討會,台灣均被排除在外,這著實與該組織憲章所宣示的「世界所有人民皆應獲得最高水準健康及醫療照護」的目標相違背。本會為爭取國人健康福祉,自1995年起開始為推動台灣加入WHO做努力,從國內宣傳、義賣與募款活動;衛生外交人才培訓;到國外歐美、亞洲遊說宣達,以及WHO入口網站的架設等多管齊下,力量日漸增強擴散。

 

2009年4月台灣首次接獲WHO的邀請函,得以「觀察員」之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2010年亦持續參與會議。然而取得觀察員資格並非表示結束,在兩岸關係的壓力下,如何尋求一個適用我國需求的實質參與模式仍然是重要的任務,因此本會將持續蒐集WHO相關資料並研析情勢、研擬策略,建立龐大的WHO資料庫。

 

近年來,本會也開始協辦多場重要國際會議,促進與分享台灣的醫療衛生成就並與各國重要衛生領袖、國際組織重要成員及各國衛生領域專家學者保持良好交流,為台灣在醫療衛生領域取得更高的國際能見度及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