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堅持真理、奮戰到底的李院長

    十年,是一段不短的歲月。可是十年前的往事,卻彷如昨日。

    十年前,為了台灣的言論自由及民主化,也為了多少台灣人的自由返鄉權,在與國民黨政府捉迷藏十四個月後,應元為了聲援也因突破黑名單而被通緝入獄的郭倍宏,而提早三個月進入「土城研究所」作博士後研究,(本來預計要在當年年底國大代表選舉時才發動"坐牢"攻勢)獨居看守所內的"紫禁城"(明舍37號房,專收帶手銬腳鐐重刑犯的單人牢房)。一星期後,台大醫學院的師長們竟然由李鎮源前院長帶隊前往探視,著實令人感動!

    那時台灣民主化之大輪雖已稍啟動,但威權鎮壓的魔影仍無所不在,而昔日的師長,望重士林、年高德劭的院長竟然僕僕風塵地前往這冷冰冰的牢獄關心,真是溫暖極了,也叫人精神振奮。那時,應元想起李院長在大一新生訓練時對我們說的話,大意是"人,尤其是醫生,不要只是賺錢,也要作些社會公益,人生才有意義"。在會客時,應元告訴李院長曾訓勉學生這麼一席話,以及他當時所描述醫界前輩如何在台灣各個層面帶領社會改革的種種,他的演講以及耿介的人格對學習公共衛生的我們影響很大。沒想到,也因此應元受難的機緣使他把鬱積心中數十年的能量像火山爆發一般,出面帶領一波又一波的社會運動,而成為台灣九十年代民主改革的精神領袖。

    探監之後不久,他被推舉為「廢除刑法一百條行動聯盟」的召集人,為了廢除這牽制一般人思想的惡法,他更經常帶領大家上街頭抗爭,每次他總是走在群眾之前,絲毫不落人後。在行政院門前由「刑法一百條受難家屬」組成的連續十數天靜坐抗爭活動中,李院長每天都陪伴著我們這一群老弱婦孺,從台大校友會館走向行政院門口,當時曾引起外人誤會,以為我們為了壯聲勢要求李院長陪我們走。事實上,由於院長年歲已高,我曾多次勸他留在家中,但他不接受,他說:"看妳們這群人這麼弱小,若我不跟妳們一起,恐怕會被欺侮!",就這樣,他每天陪著這群受難者的家屬們到行政院門口靜坐,一直延續到台北火車站前為「總統直選」靜坐為止。後來,刑法一百條終被廢除,而我們的家屬也陸續重獲自由。這段時間李院長默默地無私的奉獻,是我們衷心感念的。

    在這同時,為了結合民間的力量,他更是不顧自己傑出的研究生涯可能受到政治迫害,挺身而出組成了「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以作為「上醫醫國」的最佳示範,一時之間從台北到高雄、從花蓮到屏東,所有熱心台灣民主化並服務於醫界的醫師、藥師、護理師、醫技師、復健師等都參與醫界聯盟,群策群力更有組織的為台灣的社會改革運動繼續催生。

堅持真理、奮戰到底的李院長

十年,是一段不短的歲月。可是十年前的往事,卻彷如昨日。

十年前,為了台灣的言論自由及民主化,也為了多少台灣人的自由返鄉權,在與國民黨政府捉迷藏十四個月後,應元為了聲援也因突破黑名單而被通緝入獄的郭倍宏,而提早三個月進入「土城研究所」作博士後研究,(本來預計要在當年年底國大代表選舉時才發動"坐牢"攻勢)獨居看守所內的"紫禁城"(明舍37號房,專收帶手銬腳鐐重刑犯的單人牢房)。一星期後,台大醫學院的師長們竟然由李鎮源前院長帶隊前往探視,著實令人感動!

那時台灣民主化之大輪雖已稍啟動,但威權鎮壓的魔影仍無所不在,而昔日的師長,望重士林、年高德劭的院長竟然僕僕風塵地前往這冷冰冰的牢獄關心,真是溫暖極了,也叫人精神振奮。那時,應元想起李院長在大一新生訓練時對我們說的話,大意是"人,尤其是醫生,不要只是賺錢,也要作些社會公益,人生才有意義"。在會客時,應元告訴李院長曾訓勉學生這麼一席話,以及他當時所描述醫界前輩如何在台灣各個層面帶領社會改革的種種,他的演講以及耿介的人格對學習公共衛生的我們影響很大。沒想到,也因此應元受難的機緣使他把鬱積心中數十年的能量像火山爆發一般,出面帶領一波又一波的社會運動,而成為台灣九十年代民主改革的精神領袖。

探監之後不久,他被推舉為「廢除刑法一百條行動聯盟」的召集人,為了廢除這牽制一般人思想的惡法,他更經常帶領大家上街頭抗爭,每次他總是走在群眾之前,絲毫不落人後。在行政院門前由「刑法一百條受難家屬」組成的連續十數天靜坐抗爭活動中,李院長每天都陪伴著我們這一群老弱婦孺,從台大校友會館走向行政院門口,當時曾引起外人誤會,以為我們為了壯聲勢要求李院長陪我們走。事實上,由於院長年歲已高,我曾多次勸他留在家中,但他不接受,他說:"看妳們這群人這麼弱小,若我不跟妳們一起,恐怕會被欺侮!",就這樣,他每天陪著這群受難者的家屬們到行政院門口靜坐,一直延續到台北火車站前為「總統直選」靜坐為止。後來,刑法一百條終被廢除,而我們的家屬也陸續重獲自由。這段時間李院長默默地無私的奉獻,是我們衷心感念的。

在這同時,為了結合民間的力量,他更是不顧自己傑出的研究生涯可能受到政治迫害,挺身而出組成了「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以作為「上醫醫國」的最佳示範,一時之間從台北到高雄、從花蓮到屏東,所有熱心台灣民主化並服務於醫界的醫師、藥師、護理師、醫技師、復健師等都參與醫界聯盟,群策群力更有組織的為台灣的社會改革運動繼續催生。


<
  • 堅持真理、奮戰到底的李院長

    十年,是一段不短的歲月。可是十年前的往事,卻彷如昨日。

    十年前,為了台灣的言論自由及民主化,也為了多少台灣人的自由返鄉權,在與國民黨政府捉迷藏十四個月後,應元為了聲援也因突破黑名單而被通緝入獄的郭倍宏,而提早三個月進入「土城研究所」作博士後研究,(本來預計要在當年年底國大代表選舉時才發動"坐牢"攻勢)獨居看守所內的"紫禁城"(明舍37號房,專收帶手銬腳鐐重刑犯的單人牢房)。一星期後,台大醫學院的師長們竟然由李鎮源前院長帶隊前往探視,著實令人感動!

    那時台灣民主化之大輪雖已稍啟動,但威權鎮壓的魔影仍無所不在,而昔日的師長,望重士林、年高德劭的院長竟然僕僕風塵地前往這冷冰冰的牢獄關心,真是溫暖極了,也叫人精神振奮。那時,應元想起李院長在大一新生訓練時對我們說的話,大意是"人,尤其是醫生,不要只是賺錢,也要作些社會公益,人生才有意義"。在會客時,應元告訴李院長曾訓勉學生這麼一席話,以及他當時所描述醫界前輩如何在台灣各個層面帶領社會改革的種種,他的演講以及耿介的人格對學習公共衛生的我們影響很大。沒想到,也因此應元受難的機緣使他把鬱積心中數十年的能量像火山爆發一般,出面帶領一波又一波的社會運動,而成為台灣九十年代民主改革的精神領袖。

    探監之後不久,他被推舉為「廢除刑法一百條行動聯盟」的召集人,為了廢除這牽制一般人思想的惡法,他更經常帶領大家上街頭抗爭,每次他總是走在群眾之前,絲毫不落人後。在行政院門前由「刑法一百條受難家屬」組成的連續十數天靜坐抗爭活動中,李院長每天都陪伴著我們這一群老弱婦孺,從台大校友會館走向行政院門口,當時曾引起外人誤會,以為我們為了壯聲勢要求李院長陪我們走。事實上,由於院長年歲已高,我曾多次勸他留在家中,但他不接受,他說:"看妳們這群人這麼弱小,若我不跟妳們一起,恐怕會被欺侮!",就這樣,他每天陪著這群受難者的家屬們到行政院門口靜坐,一直延續到台北火車站前為「總統直選」靜坐為止。後來,刑法一百條終被廢除,而我們的家屬也陸續重獲自由。這段時間李院長默默地無私的奉獻,是我們衷心感念的。

    在這同時,為了結合民間的力量,他更是不顧自己傑出的研究生涯可能受到政治迫害,挺身而出組成了「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以作為「上醫醫國」的最佳示範,一時之間從台北到高雄、從花蓮到屏東,所有熱心台灣民主化並服務於醫界的醫師、藥師、護理師、醫技師、復健師等都參與醫界聯盟,群策群力更有組織的為台灣的社會改革運動繼續催生。

堅持真理、奮戰到底的李院長

十年,是一段不短的歲月。可是十年前的往事,卻彷如昨日。

十年前,為了台灣的言論自由及民主化,也為了多少台灣人的自由返鄉權,在與國民黨政府捉迷藏十四個月後,應元為了聲援也因突破黑名單而被通緝入獄的郭倍宏,而提早三個月進入「土城研究所」作博士後研究,(本來預計要在當年年底國大代表選舉時才發動"坐牢"攻勢)獨居看守所內的"紫禁城"(明舍37號房,專收帶手銬腳鐐重刑犯的單人牢房)。一星期後,台大醫學院的師長們竟然由李鎮源前院長帶隊前往探視,著實令人感動!

那時台灣民主化之大輪雖已稍啟動,但威權鎮壓的魔影仍無所不在,而昔日的師長,望重士林、年高德劭的院長竟然僕僕風塵地前往這冷冰冰的牢獄關心,真是溫暖極了,也叫人精神振奮。那時,應元想起李院長在大一新生訓練時對我們說的話,大意是"人,尤其是醫生,不要只是賺錢,也要作些社會公益,人生才有意義"。在會客時,應元告訴李院長曾訓勉學生這麼一席話,以及他當時所描述醫界前輩如何在台灣各個層面帶領社會改革的種種,他的演講以及耿介的人格對學習公共衛生的我們影響很大。沒想到,也因此應元受難的機緣使他把鬱積心中數十年的能量像火山爆發一般,出面帶領一波又一波的社會運動,而成為台灣九十年代民主改革的精神領袖。

探監之後不久,他被推舉為「廢除刑法一百條行動聯盟」的召集人,為了廢除這牽制一般人思想的惡法,他更經常帶領大家上街頭抗爭,每次他總是走在群眾之前,絲毫不落人後。在行政院門前由「刑法一百條受難家屬」組成的連續十數天靜坐抗爭活動中,李院長每天都陪伴著我們這一群老弱婦孺,從台大校友會館走向行政院門口,當時曾引起外人誤會,以為我們為了壯聲勢要求李院長陪我們走。事實上,由於院長年歲已高,我曾多次勸他留在家中,但他不接受,他說:"看妳們這群人這麼弱小,若我不跟妳們一起,恐怕會被欺侮!",就這樣,他每天陪著這群受難者的家屬們到行政院門口靜坐,一直延續到台北火車站前為「總統直選」靜坐為止。後來,刑法一百條終被廢除,而我們的家屬也陸續重獲自由。這段時間李院長默默地無私的奉獻,是我們衷心感念的。

在這同時,為了結合民間的力量,他更是不顧自己傑出的研究生涯可能受到政治迫害,挺身而出組成了「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以作為「上醫醫國」的最佳示範,一時之間從台北到高雄、從花蓮到屏東,所有熱心台灣民主化並服務於醫界的醫師、藥師、護理師、醫技師、復健師等都參與醫界聯盟,群策群力更有組織的為台灣的社會改革運動繼續催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