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HO對台主權採取立場的後遺症

    │林世嘉、吳宜瑾、丁威名│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全球衛生研究中心 執行長、主任、副研究員

    【2020年2月8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面對武漢肺炎疫情的國際關注,世界衛生組織(WHO)每日均持續發表疫情概況報告向會員國說明。這些報告中,將疾病案例區分為「發生於中國的案例」以及「中國以外的國家所發生之案例」,而台灣無論在地圖或統計表中皆被列為中國的一部分,以「中國直轄市台北」(Taipei Municipality China)、「台北及周遭地區(Taipei and environs)」或「中國台北」(Taipei, China)之名稱記錄在報告中。此舉不僅顯示WHO逾越其職權順應中國要求對台灣地位採取政治立場,實際上更會為台灣民眾帶來直接與嚴重的傷害。

    WHO第146屆執委會會議正在瑞士日內瓦召開,在「緊急衛生事件」的議項討論中,台灣被排除在WHO體系的議題再次浮上檯面:包含史瓦帝尼、巴拉圭、瓜地馬拉、海地、宏都拉斯、諾魯、馬紹爾群島、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在內的友邦,乃至於美、日、德、英、澳、紐、比利時等友我國家,或是直接提到台灣,要求WHO對台灣提供完整即時的資訊及協助,或是間接地指出希望WHO應當採取更為包容性的行動。

    台遭社會與經濟損害

    但面對會員國對台灣的關切,會議主席僅強調「執委會應討論技術性議題」,並讓中國代表進行「台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只是政治操作」的答辯,WHO緊急衛生計畫主任僅表示「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工作中,WHO同時與台灣和中國的專家保持密切聯繫」。
    儘管中方指責台灣進行「政治操作」,但在因應武漢肺炎的過程中,我們卻能夠看到中方與WHO間,更為明顯的斧鑿痕跡:疫情爆發之初的2019年底,中國政府刻意壓制相關新聞與輿論;而秘書長譚德塞(Dr. Tedros)又在疫情失控、由WHO認定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後,持續為中國緩頰「讚賞中國對疫情之處置」、「仍不建議對中國進行貿易與旅遊上的限制」,以及本文一開始提及的,將台灣視為中國的一部分,疫情概況也併入中國轄下計算。
    台灣的行政、司法與外交從未隸屬於中國固不待言,我國衛生體系與醫療制度更是完全不受中國政府的指揮與影響,台灣與中國在面對疫情時,所承受的壓力、須處理的風險和防止疫情傳播所採用的行動更是截然不同,WHO有失專業地忽略兩個衛生體系的差異,將使台灣民眾在境外遭受不必要的歧視和污名,更可能誤導各國在遵從WHO指引處理疫情時,將台灣與中國的人民視為同一防疫等級,反而使台灣遭受不必要的社會與經濟損害。

    此外,同屬於聯合國體系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更是在疫情爆發之後,拒絕提供任何與疫情相關的班機資訊給我國,當台灣無法針對可能搭載來自疫區的旅客投入更多資源進行檢疫時,每日從台灣出入境的10餘萬民眾也就暴露在疾病的風險之中。被國際組織孤立的台灣,目前皆靠著第一線人員夜以繼日的工作,全心全力地捍衛台灣不被疫情傷害,但若台灣可以加入國際組織機制與平台的運作,我們的防疫工作不僅事半功倍,還能有更多心力幫助國際。

    培養各領域外交人才

    聯合國體系中的政治角力與操作,不只是呈現在書面上的文字與稱謂,而是會深切和實質地影響民眾的權益乃至於生命安全;台灣在堅守疫情入侵的同時,也應持續去爭取在國際體系中之參與,努力讓國際認識到台灣並非中國的一省;與此同時,更應培養在衛生乃至於各個領域之外交人才,加強在聯合國專業機構中的參與與能見度,也應強化和先進民主國家的合作,聚集更多挺台力量,來翻轉台灣長年被忽視與打壓的現狀。

WHO對台主權採取立場的後遺症

│林世嘉、吳宜瑾、丁威名│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全球衛生研究中心 執行長、主任、副研究員

【2020年2月8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面對武漢肺炎疫情的國際關注,世界衛生組織(WHO)每日均持續發表疫情概況報告向會員國說明。這些報告中,將疾病案例區分為「發生於中國的案例」以及「中國以外的國家所發生之案例」,而台灣無論在地圖或統計表中皆被列為中國的一部分,以「中國直轄市台北」(Taipei Municipality China)、「台北及周遭地區(Taipei and environs)」或「中國台北」(Taipei, China)之名稱記錄在報告中。此舉不僅顯示WHO逾越其職權順應中國要求對台灣地位採取政治立場,實際上更會為台灣民眾帶來直接與嚴重的傷害。

WHO第146屆執委會會議正在瑞士日內瓦召開,在「緊急衛生事件」的議項討論中,台灣被排除在WHO體系的議題再次浮上檯面:包含史瓦帝尼、巴拉圭、瓜地馬拉、海地、宏都拉斯、諾魯、馬紹爾群島、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在內的友邦,乃至於美、日、德、英、澳、紐、比利時等友我國家,或是直接提到台灣,要求WHO對台灣提供完整即時的資訊及協助,或是間接地指出希望WHO應當採取更為包容性的行動。

台遭社會與經濟損害

但面對會員國對台灣的關切,會議主席僅強調「執委會應討論技術性議題」,並讓中國代表進行「台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只是政治操作」的答辯,WHO緊急衛生計畫主任僅表示「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工作中,WHO同時與台灣和中國的專家保持密切聯繫」。
儘管中方指責台灣進行「政治操作」,但在因應武漢肺炎的過程中,我們卻能夠看到中方與WHO間,更為明顯的斧鑿痕跡:疫情爆發之初的2019年底,中國政府刻意壓制相關新聞與輿論;而秘書長譚德塞(Dr. Tedros)又在疫情失控、由WHO認定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後,持續為中國緩頰「讚賞中國對疫情之處置」、「仍不建議對中國進行貿易與旅遊上的限制」,以及本文一開始提及的,將台灣視為中國的一部分,疫情概況也併入中國轄下計算。
台灣的行政、司法與外交從未隸屬於中國固不待言,我國衛生體系與醫療制度更是完全不受中國政府的指揮與影響,台灣與中國在面對疫情時,所承受的壓力、須處理的風險和防止疫情傳播所採用的行動更是截然不同,WHO有失專業地忽略兩個衛生體系的差異,將使台灣民眾在境外遭受不必要的歧視和污名,更可能誤導各國在遵從WHO指引處理疫情時,將台灣與中國的人民視為同一防疫等級,反而使台灣遭受不必要的社會與經濟損害。

此外,同屬於聯合國體系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更是在疫情爆發之後,拒絕提供任何與疫情相關的班機資訊給我國,當台灣無法針對可能搭載來自疫區的旅客投入更多資源進行檢疫時,每日從台灣出入境的10餘萬民眾也就暴露在疾病的風險之中。被國際組織孤立的台灣,目前皆靠著第一線人員夜以繼日的工作,全心全力地捍衛台灣不被疫情傷害,但若台灣可以加入國際組織機制與平台的運作,我們的防疫工作不僅事半功倍,還能有更多心力幫助國際。

培養各領域外交人才

聯合國體系中的政治角力與操作,不只是呈現在書面上的文字與稱謂,而是會深切和實質地影響民眾的權益乃至於生命安全;台灣在堅守疫情入侵的同時,也應持續去爭取在國際體系中之參與,努力讓國際認識到台灣並非中國的一省;與此同時,更應培養在衛生乃至於各個領域之外交人才,加強在聯合國專業機構中的參與與能見度,也應強化和先進民主國家的合作,聚集更多挺台力量,來翻轉台灣長年被忽視與打壓的現狀。

  • WHO對台主權採取立場的後遺症

    │林世嘉、吳宜瑾、丁威名│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全球衛生研究中心 執行長、主任、副研究員

    【2020年2月8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面對武漢肺炎疫情的國際關注,世界衛生組織(WHO)每日均持續發表疫情概況報告向會員國說明。這些報告中,將疾病案例區分為「發生於中國的案例」以及「中國以外的國家所發生之案例」,而台灣無論在地圖或統計表中皆被列為中國的一部分,以「中國直轄市台北」(Taipei Municipality China)、「台北及周遭地區(Taipei and environs)」或「中國台北」(Taipei, China)之名稱記錄在報告中。此舉不僅顯示WHO逾越其職權順應中國要求對台灣地位採取政治立場,實際上更會為台灣民眾帶來直接與嚴重的傷害。

    WHO第146屆執委會會議正在瑞士日內瓦召開,在「緊急衛生事件」的議項討論中,台灣被排除在WHO體系的議題再次浮上檯面:包含史瓦帝尼、巴拉圭、瓜地馬拉、海地、宏都拉斯、諾魯、馬紹爾群島、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在內的友邦,乃至於美、日、德、英、澳、紐、比利時等友我國家,或是直接提到台灣,要求WHO對台灣提供完整即時的資訊及協助,或是間接地指出希望WHO應當採取更為包容性的行動。

    台遭社會與經濟損害

    但面對會員國對台灣的關切,會議主席僅強調「執委會應討論技術性議題」,並讓中國代表進行「台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只是政治操作」的答辯,WHO緊急衛生計畫主任僅表示「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工作中,WHO同時與台灣和中國的專家保持密切聯繫」。
    儘管中方指責台灣進行「政治操作」,但在因應武漢肺炎的過程中,我們卻能夠看到中方與WHO間,更為明顯的斧鑿痕跡:疫情爆發之初的2019年底,中國政府刻意壓制相關新聞與輿論;而秘書長譚德塞(Dr. Tedros)又在疫情失控、由WHO認定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後,持續為中國緩頰「讚賞中國對疫情之處置」、「仍不建議對中國進行貿易與旅遊上的限制」,以及本文一開始提及的,將台灣視為中國的一部分,疫情概況也併入中國轄下計算。
    台灣的行政、司法與外交從未隸屬於中國固不待言,我國衛生體系與醫療制度更是完全不受中國政府的指揮與影響,台灣與中國在面對疫情時,所承受的壓力、須處理的風險和防止疫情傳播所採用的行動更是截然不同,WHO有失專業地忽略兩個衛生體系的差異,將使台灣民眾在境外遭受不必要的歧視和污名,更可能誤導各國在遵從WHO指引處理疫情時,將台灣與中國的人民視為同一防疫等級,反而使台灣遭受不必要的社會與經濟損害。

    此外,同屬於聯合國體系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更是在疫情爆發之後,拒絕提供任何與疫情相關的班機資訊給我國,當台灣無法針對可能搭載來自疫區的旅客投入更多資源進行檢疫時,每日從台灣出入境的10餘萬民眾也就暴露在疾病的風險之中。被國際組織孤立的台灣,目前皆靠著第一線人員夜以繼日的工作,全心全力地捍衛台灣不被疫情傷害,但若台灣可以加入國際組織機制與平台的運作,我們的防疫工作不僅事半功倍,還能有更多心力幫助國際。

    培養各領域外交人才

    聯合國體系中的政治角力與操作,不只是呈現在書面上的文字與稱謂,而是會深切和實質地影響民眾的權益乃至於生命安全;台灣在堅守疫情入侵的同時,也應持續去爭取在國際體系中之參與,努力讓國際認識到台灣並非中國的一省;與此同時,更應培養在衛生乃至於各個領域之外交人才,加強在聯合國專業機構中的參與與能見度,也應強化和先進民主國家的合作,聚集更多挺台力量,來翻轉台灣長年被忽視與打壓的現狀。

WHO對台主權採取立場的後遺症

│林世嘉、吳宜瑾、丁威名│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全球衛生研究中心 執行長、主任、副研究員

【2020年2月8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面對武漢肺炎疫情的國際關注,世界衛生組織(WHO)每日均持續發表疫情概況報告向會員國說明。這些報告中,將疾病案例區分為「發生於中國的案例」以及「中國以外的國家所發生之案例」,而台灣無論在地圖或統計表中皆被列為中國的一部分,以「中國直轄市台北」(Taipei Municipality China)、「台北及周遭地區(Taipei and environs)」或「中國台北」(Taipei, China)之名稱記錄在報告中。此舉不僅顯示WHO逾越其職權順應中國要求對台灣地位採取政治立場,實際上更會為台灣民眾帶來直接與嚴重的傷害。

WHO第146屆執委會會議正在瑞士日內瓦召開,在「緊急衛生事件」的議項討論中,台灣被排除在WHO體系的議題再次浮上檯面:包含史瓦帝尼、巴拉圭、瓜地馬拉、海地、宏都拉斯、諾魯、馬紹爾群島、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在內的友邦,乃至於美、日、德、英、澳、紐、比利時等友我國家,或是直接提到台灣,要求WHO對台灣提供完整即時的資訊及協助,或是間接地指出希望WHO應當採取更為包容性的行動。

台遭社會與經濟損害

但面對會員國對台灣的關切,會議主席僅強調「執委會應討論技術性議題」,並讓中國代表進行「台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只是政治操作」的答辯,WHO緊急衛生計畫主任僅表示「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工作中,WHO同時與台灣和中國的專家保持密切聯繫」。
儘管中方指責台灣進行「政治操作」,但在因應武漢肺炎的過程中,我們卻能夠看到中方與WHO間,更為明顯的斧鑿痕跡:疫情爆發之初的2019年底,中國政府刻意壓制相關新聞與輿論;而秘書長譚德塞(Dr. Tedros)又在疫情失控、由WHO認定為「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後,持續為中國緩頰「讚賞中國對疫情之處置」、「仍不建議對中國進行貿易與旅遊上的限制」,以及本文一開始提及的,將台灣視為中國的一部分,疫情概況也併入中國轄下計算。
台灣的行政、司法與外交從未隸屬於中國固不待言,我國衛生體系與醫療制度更是完全不受中國政府的指揮與影響,台灣與中國在面對疫情時,所承受的壓力、須處理的風險和防止疫情傳播所採用的行動更是截然不同,WHO有失專業地忽略兩個衛生體系的差異,將使台灣民眾在境外遭受不必要的歧視和污名,更可能誤導各國在遵從WHO指引處理疫情時,將台灣與中國的人民視為同一防疫等級,反而使台灣遭受不必要的社會與經濟損害。

此外,同屬於聯合國體系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更是在疫情爆發之後,拒絕提供任何與疫情相關的班機資訊給我國,當台灣無法針對可能搭載來自疫區的旅客投入更多資源進行檢疫時,每日從台灣出入境的10餘萬民眾也就暴露在疾病的風險之中。被國際組織孤立的台灣,目前皆靠著第一線人員夜以繼日的工作,全心全力地捍衛台灣不被疫情傷害,但若台灣可以加入國際組織機制與平台的運作,我們的防疫工作不僅事半功倍,還能有更多心力幫助國際。

培養各領域外交人才

聯合國體系中的政治角力與操作,不只是呈現在書面上的文字與稱謂,而是會深切和實質地影響民眾的權益乃至於生命安全;台灣在堅守疫情入侵的同時,也應持續去爭取在國際體系中之參與,努力讓國際認識到台灣並非中國的一省;與此同時,更應培養在衛生乃至於各個領域之外交人才,加強在聯合國專業機構中的參與與能見度,也應強化和先進民主國家的合作,聚集更多挺台力量,來翻轉台灣長年被忽視與打壓的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