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懷念李鎮源院士的精神

    李鎮源院士走了,但我還是不太願意接受這樣的事實,雖然李院士要走以前,已經在臺大醫院住了一段相當的時間,大家也知道李院士年歲已大,不可能再一直帶領大家為台灣打拚,可是我還是希望看到他跟我們一 齊在醫界聯盟辦公室開會,他那專注的神情、認真的態度、堅持的理想在如今的台灣社會中恐怕很難再被發現了。

     

    與李鎮源院士的共同打拚是這十多年來的時光,由於一九八七年我和李勝雄律師、鄭南榕先生等戰友發起二二八公義和平運 動為二二八事件平反,在活動中才與李院士有所接觸;過去由於年齡的差距及學校的不同,我對李院士的學術貢獻以及台大院長任內的堅持原則只有耳聞並無緣參與 共事。自從與李院士熟識之後,繼二二八活動之後,接連而來的爭取台灣獨立言論自由、廢除刑法一百條、組織醫界聯盟、提倡台灣本土文化、鼓吹台灣重返世界衛 生組織及加入聯合國、推動台灣建國運動…等各項政治、社會、文化運動,幾乎都與李院士併肩作戰無役不與,許多時候李院士成為大家公推的精神領導者,帶領大 家突破種種困難和限制,一步一步往前邁進,如果不是他的堅持與執著,也許許多台灣的醫師或學者早就退出了戰場躲進了象牙塔,繼續過著白色恐怖戒嚴時期台灣 知識份子的惡夢。

     

    身為醫界聯盟的一份子,我與李院士接觸最多的時間應是我擔任醫盟秘書長的時候,幾乎每星期在醫盟辦公室必須與他和工作同 仁討論公事,他對任何事情都抱著一絲不茍的態度深入了解,即使一篇文章也再三校對訂正錯誤,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認真與敬業,我深信這是他作學問、作研究所 受到的基本訓練,就是這樣的認真、仔細、深入、準確,奠定了台灣醫學史上繼杜聰明博士之後,把蛇毒、藥理研究推向國際第一流水準的學術傑出表現。幾乎與李 院士共同工作的朋友或學生都可以感受到他的認真、負責精神,我常覺得這是當前台灣社會中最欠缺的敬業精神,在上一代台灣人身上的寶藏如今竟在年輕一代的身 上漸漸的流失了。

     

    在我被徵召前往東台灣的花蓮開拓民主政治辛苦耕耘的過程中,李院士曾經號召了台灣醫界志同道合的朋友前往東台 灣,總共數百位醫師在花蓮的街頭巷尾、山頂海角、窮鄉僻壤遍灑民主的種子,數百位醫師穿著白袍遊行、發傳單、登上宣傳車、演講的景象衝擊了整個台灣社會, 寫下了台灣醫界積極參與政治改造撼動人心的詩篇。

     

    在台灣重返世界衛生組織、加入聯合國的國際活動中,李院士曾帶領醫界聯盟所組成的海內外台灣人醫師代表近百位成員, 前進瑞士,在日內瓦寒風苦雨的世界衛生組織大門口,我們拉起了布條、呼喊著口號、發著宣傳品向各國進入會場的代表遊說,當時我已進入立法院服務,站在異國 的土地上想起自己身為台灣的國會議員,而李院士是最高學術殿堂的中研院國際級醫學大師,竟然必需在世衛組織的門口搖旗吶喊,不得進入其內與人類各國代表開 會共謀造福人類健康,這樣的心酸與不公平遭遇是誰造成?而過去中華民國政府的錯誤政策與外交無能,竟然必需靠台灣醫界的良心代表與民間組織來衝鋒陷陣,內 心不無感慨萬千,看著高齡的李院士威武不屈大義凜然的堅挺在寒冷的異國土地上,為台灣人民的前途和權益在高聲吶喊,我不禁熱淚盈眶熱血沸騰了起來。

     

    現在李院士真的離開我們先走了,他這幾年看到台灣社會巨大的改變,也親眼目睹了政權輪替的實現,他內心多少應有些許 的安慰。然而我深知他還是有所遺憾的是未能見到台灣建國獨立的美夢成真,他曾不顧大家的勸阻而出任建國黨的主席,因他畢竟不是政治人物也不善於台灣選舉作 秀的各式政黨表現,所以建國黨的成長充滿了挫折和困頓。可是我相信他是真誠的希望台灣能早日獨立建國,所以他才奮不顧身的投入建國黨的組黨工作,當時他曾 邀我加入建國黨並希望我擔任副主席協助他推動黨務,可是當時我在立法院已看到各政黨的現實利益取向,我對政治覺得失望而想回到醫療專業的本行,因此沒有答 應他的邀請真的是內心充滿了歉意。

     

    如今李院士真的走了,我只能向他在天之靈說:「您安息吧!台灣獨立建國的路途雖然還遙遠,少了您也更寂寞,但是我們還是會一步一步走下去,讓您的願望有實現的一天」。

     

    圖為1993年11月21日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在李鎮源院士帶領下,於花蓮舉辦反賄選活動。

     

    作者為 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董事、當時高雄市衛生局局長 陳永興

     

懷念李鎮源院士的精神

李鎮源院士走了,但我還是不太願意接受這樣的事實,雖然李院士要走以前,已經在臺大醫院住了一段相當的時間,大家也知道李院士年歲已大,不可能再一直帶領大家為台灣打拚,可是我還是希望看到他跟我們一 齊在醫界聯盟辦公室開會,他那專注的神情、認真的態度、堅持的理想在如今的台灣社會中恐怕很難再被發現了。

 

與李鎮源院士的共同打拚是這十多年來的時光,由於一九八七年我和李勝雄律師、鄭南榕先生等戰友發起二二八公義和平運 動為二二八事件平反,在活動中才與李院士有所接觸;過去由於年齡的差距及學校的不同,我對李院士的學術貢獻以及台大院長任內的堅持原則只有耳聞並無緣參與 共事。自從與李院士熟識之後,繼二二八活動之後,接連而來的爭取台灣獨立言論自由、廢除刑法一百條、組織醫界聯盟、提倡台灣本土文化、鼓吹台灣重返世界衛 生組織及加入聯合國、推動台灣建國運動…等各項政治、社會、文化運動,幾乎都與李院士併肩作戰無役不與,許多時候李院士成為大家公推的精神領導者,帶領大 家突破種種困難和限制,一步一步往前邁進,如果不是他的堅持與執著,也許許多台灣的醫師或學者早就退出了戰場躲進了象牙塔,繼續過著白色恐怖戒嚴時期台灣 知識份子的惡夢。

 

身為醫界聯盟的一份子,我與李院士接觸最多的時間應是我擔任醫盟秘書長的時候,幾乎每星期在醫盟辦公室必須與他和工作同 仁討論公事,他對任何事情都抱著一絲不茍的態度深入了解,即使一篇文章也再三校對訂正錯誤,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認真與敬業,我深信這是他作學問、作研究所 受到的基本訓練,就是這樣的認真、仔細、深入、準確,奠定了台灣醫學史上繼杜聰明博士之後,把蛇毒、藥理研究推向國際第一流水準的學術傑出表現。幾乎與李 院士共同工作的朋友或學生都可以感受到他的認真、負責精神,我常覺得這是當前台灣社會中最欠缺的敬業精神,在上一代台灣人身上的寶藏如今竟在年輕一代的身 上漸漸的流失了。

 

在我被徵召前往東台灣的花蓮開拓民主政治辛苦耕耘的過程中,李院士曾經號召了台灣醫界志同道合的朋友前往東台 灣,總共數百位醫師在花蓮的街頭巷尾、山頂海角、窮鄉僻壤遍灑民主的種子,數百位醫師穿著白袍遊行、發傳單、登上宣傳車、演講的景象衝擊了整個台灣社會, 寫下了台灣醫界積極參與政治改造撼動人心的詩篇。

 

在台灣重返世界衛生組織、加入聯合國的國際活動中,李院士曾帶領醫界聯盟所組成的海內外台灣人醫師代表近百位成員, 前進瑞士,在日內瓦寒風苦雨的世界衛生組織大門口,我們拉起了布條、呼喊著口號、發著宣傳品向各國進入會場的代表遊說,當時我已進入立法院服務,站在異國 的土地上想起自己身為台灣的國會議員,而李院士是最高學術殿堂的中研院國際級醫學大師,竟然必需在世衛組織的門口搖旗吶喊,不得進入其內與人類各國代表開 會共謀造福人類健康,這樣的心酸與不公平遭遇是誰造成?而過去中華民國政府的錯誤政策與外交無能,竟然必需靠台灣醫界的良心代表與民間組織來衝鋒陷陣,內 心不無感慨萬千,看著高齡的李院士威武不屈大義凜然的堅挺在寒冷的異國土地上,為台灣人民的前途和權益在高聲吶喊,我不禁熱淚盈眶熱血沸騰了起來。

 

現在李院士真的離開我們先走了,他這幾年看到台灣社會巨大的改變,也親眼目睹了政權輪替的實現,他內心多少應有些許 的安慰。然而我深知他還是有所遺憾的是未能見到台灣建國獨立的美夢成真,他曾不顧大家的勸阻而出任建國黨的主席,因他畢竟不是政治人物也不善於台灣選舉作 秀的各式政黨表現,所以建國黨的成長充滿了挫折和困頓。可是我相信他是真誠的希望台灣能早日獨立建國,所以他才奮不顧身的投入建國黨的組黨工作,當時他曾 邀我加入建國黨並希望我擔任副主席協助他推動黨務,可是當時我在立法院已看到各政黨的現實利益取向,我對政治覺得失望而想回到醫療專業的本行,因此沒有答 應他的邀請真的是內心充滿了歉意。

 

如今李院士真的走了,我只能向他在天之靈說:「您安息吧!台灣獨立建國的路途雖然還遙遠,少了您也更寂寞,但是我們還是會一步一步走下去,讓您的願望有實現的一天」。

 

圖為1993年11月21日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在李鎮源院士帶領下,於花蓮舉辦反賄選活動。

 

作者為 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董事、當時高雄市衛生局局長 陳永興

 


<
  • 懷念李鎮源院士的精神

    李鎮源院士走了,但我還是不太願意接受這樣的事實,雖然李院士要走以前,已經在臺大醫院住了一段相當的時間,大家也知道李院士年歲已大,不可能再一直帶領大家為台灣打拚,可是我還是希望看到他跟我們一 齊在醫界聯盟辦公室開會,他那專注的神情、認真的態度、堅持的理想在如今的台灣社會中恐怕很難再被發現了。

     

    與李鎮源院士的共同打拚是這十多年來的時光,由於一九八七年我和李勝雄律師、鄭南榕先生等戰友發起二二八公義和平運 動為二二八事件平反,在活動中才與李院士有所接觸;過去由於年齡的差距及學校的不同,我對李院士的學術貢獻以及台大院長任內的堅持原則只有耳聞並無緣參與 共事。自從與李院士熟識之後,繼二二八活動之後,接連而來的爭取台灣獨立言論自由、廢除刑法一百條、組織醫界聯盟、提倡台灣本土文化、鼓吹台灣重返世界衛 生組織及加入聯合國、推動台灣建國運動…等各項政治、社會、文化運動,幾乎都與李院士併肩作戰無役不與,許多時候李院士成為大家公推的精神領導者,帶領大 家突破種種困難和限制,一步一步往前邁進,如果不是他的堅持與執著,也許許多台灣的醫師或學者早就退出了戰場躲進了象牙塔,繼續過著白色恐怖戒嚴時期台灣 知識份子的惡夢。

     

    身為醫界聯盟的一份子,我與李院士接觸最多的時間應是我擔任醫盟秘書長的時候,幾乎每星期在醫盟辦公室必須與他和工作同 仁討論公事,他對任何事情都抱著一絲不茍的態度深入了解,即使一篇文章也再三校對訂正錯誤,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認真與敬業,我深信這是他作學問、作研究所 受到的基本訓練,就是這樣的認真、仔細、深入、準確,奠定了台灣醫學史上繼杜聰明博士之後,把蛇毒、藥理研究推向國際第一流水準的學術傑出表現。幾乎與李 院士共同工作的朋友或學生都可以感受到他的認真、負責精神,我常覺得這是當前台灣社會中最欠缺的敬業精神,在上一代台灣人身上的寶藏如今竟在年輕一代的身 上漸漸的流失了。

     

    在我被徵召前往東台灣的花蓮開拓民主政治辛苦耕耘的過程中,李院士曾經號召了台灣醫界志同道合的朋友前往東台 灣,總共數百位醫師在花蓮的街頭巷尾、山頂海角、窮鄉僻壤遍灑民主的種子,數百位醫師穿著白袍遊行、發傳單、登上宣傳車、演講的景象衝擊了整個台灣社會, 寫下了台灣醫界積極參與政治改造撼動人心的詩篇。

     

    在台灣重返世界衛生組織、加入聯合國的國際活動中,李院士曾帶領醫界聯盟所組成的海內外台灣人醫師代表近百位成員, 前進瑞士,在日內瓦寒風苦雨的世界衛生組織大門口,我們拉起了布條、呼喊著口號、發著宣傳品向各國進入會場的代表遊說,當時我已進入立法院服務,站在異國 的土地上想起自己身為台灣的國會議員,而李院士是最高學術殿堂的中研院國際級醫學大師,竟然必需在世衛組織的門口搖旗吶喊,不得進入其內與人類各國代表開 會共謀造福人類健康,這樣的心酸與不公平遭遇是誰造成?而過去中華民國政府的錯誤政策與外交無能,竟然必需靠台灣醫界的良心代表與民間組織來衝鋒陷陣,內 心不無感慨萬千,看著高齡的李院士威武不屈大義凜然的堅挺在寒冷的異國土地上,為台灣人民的前途和權益在高聲吶喊,我不禁熱淚盈眶熱血沸騰了起來。

     

    現在李院士真的離開我們先走了,他這幾年看到台灣社會巨大的改變,也親眼目睹了政權輪替的實現,他內心多少應有些許 的安慰。然而我深知他還是有所遺憾的是未能見到台灣建國獨立的美夢成真,他曾不顧大家的勸阻而出任建國黨的主席,因他畢竟不是政治人物也不善於台灣選舉作 秀的各式政黨表現,所以建國黨的成長充滿了挫折和困頓。可是我相信他是真誠的希望台灣能早日獨立建國,所以他才奮不顧身的投入建國黨的組黨工作,當時他曾 邀我加入建國黨並希望我擔任副主席協助他推動黨務,可是當時我在立法院已看到各政黨的現實利益取向,我對政治覺得失望而想回到醫療專業的本行,因此沒有答 應他的邀請真的是內心充滿了歉意。

     

    如今李院士真的走了,我只能向他在天之靈說:「您安息吧!台灣獨立建國的路途雖然還遙遠,少了您也更寂寞,但是我們還是會一步一步走下去,讓您的願望有實現的一天」。

     

    圖為1993年11月21日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在李鎮源院士帶領下,於花蓮舉辦反賄選活動。

     

    作者為 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董事、當時高雄市衛生局局長 陳永興

     

懷念李鎮源院士的精神

李鎮源院士走了,但我還是不太願意接受這樣的事實,雖然李院士要走以前,已經在臺大醫院住了一段相當的時間,大家也知道李院士年歲已大,不可能再一直帶領大家為台灣打拚,可是我還是希望看到他跟我們一 齊在醫界聯盟辦公室開會,他那專注的神情、認真的態度、堅持的理想在如今的台灣社會中恐怕很難再被發現了。

 

與李鎮源院士的共同打拚是這十多年來的時光,由於一九八七年我和李勝雄律師、鄭南榕先生等戰友發起二二八公義和平運 動為二二八事件平反,在活動中才與李院士有所接觸;過去由於年齡的差距及學校的不同,我對李院士的學術貢獻以及台大院長任內的堅持原則只有耳聞並無緣參與 共事。自從與李院士熟識之後,繼二二八活動之後,接連而來的爭取台灣獨立言論自由、廢除刑法一百條、組織醫界聯盟、提倡台灣本土文化、鼓吹台灣重返世界衛 生組織及加入聯合國、推動台灣建國運動…等各項政治、社會、文化運動,幾乎都與李院士併肩作戰無役不與,許多時候李院士成為大家公推的精神領導者,帶領大 家突破種種困難和限制,一步一步往前邁進,如果不是他的堅持與執著,也許許多台灣的醫師或學者早就退出了戰場躲進了象牙塔,繼續過著白色恐怖戒嚴時期台灣 知識份子的惡夢。

 

身為醫界聯盟的一份子,我與李院士接觸最多的時間應是我擔任醫盟秘書長的時候,幾乎每星期在醫盟辦公室必須與他和工作同 仁討論公事,他對任何事情都抱著一絲不茍的態度深入了解,即使一篇文章也再三校對訂正錯誤,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認真與敬業,我深信這是他作學問、作研究所 受到的基本訓練,就是這樣的認真、仔細、深入、準確,奠定了台灣醫學史上繼杜聰明博士之後,把蛇毒、藥理研究推向國際第一流水準的學術傑出表現。幾乎與李 院士共同工作的朋友或學生都可以感受到他的認真、負責精神,我常覺得這是當前台灣社會中最欠缺的敬業精神,在上一代台灣人身上的寶藏如今竟在年輕一代的身 上漸漸的流失了。

 

在我被徵召前往東台灣的花蓮開拓民主政治辛苦耕耘的過程中,李院士曾經號召了台灣醫界志同道合的朋友前往東台 灣,總共數百位醫師在花蓮的街頭巷尾、山頂海角、窮鄉僻壤遍灑民主的種子,數百位醫師穿著白袍遊行、發傳單、登上宣傳車、演講的景象衝擊了整個台灣社會, 寫下了台灣醫界積極參與政治改造撼動人心的詩篇。

 

在台灣重返世界衛生組織、加入聯合國的國際活動中,李院士曾帶領醫界聯盟所組成的海內外台灣人醫師代表近百位成員, 前進瑞士,在日內瓦寒風苦雨的世界衛生組織大門口,我們拉起了布條、呼喊著口號、發著宣傳品向各國進入會場的代表遊說,當時我已進入立法院服務,站在異國 的土地上想起自己身為台灣的國會議員,而李院士是最高學術殿堂的中研院國際級醫學大師,竟然必需在世衛組織的門口搖旗吶喊,不得進入其內與人類各國代表開 會共謀造福人類健康,這樣的心酸與不公平遭遇是誰造成?而過去中華民國政府的錯誤政策與外交無能,竟然必需靠台灣醫界的良心代表與民間組織來衝鋒陷陣,內 心不無感慨萬千,看著高齡的李院士威武不屈大義凜然的堅挺在寒冷的異國土地上,為台灣人民的前途和權益在高聲吶喊,我不禁熱淚盈眶熱血沸騰了起來。

 

現在李院士真的離開我們先走了,他這幾年看到台灣社會巨大的改變,也親眼目睹了政權輪替的實現,他內心多少應有些許 的安慰。然而我深知他還是有所遺憾的是未能見到台灣建國獨立的美夢成真,他曾不顧大家的勸阻而出任建國黨的主席,因他畢竟不是政治人物也不善於台灣選舉作 秀的各式政黨表現,所以建國黨的成長充滿了挫折和困頓。可是我相信他是真誠的希望台灣能早日獨立建國,所以他才奮不顧身的投入建國黨的組黨工作,當時他曾 邀我加入建國黨並希望我擔任副主席協助他推動黨務,可是當時我在立法院已看到各政黨的現實利益取向,我對政治覺得失望而想回到醫療專業的本行,因此沒有答 應他的邀請真的是內心充滿了歉意。

 

如今李院士真的走了,我只能向他在天之靈說:「您安息吧!台灣獨立建國的路途雖然還遙遠,少了您也更寂寞,但是我們還是會一步一步走下去,讓您的願望有實現的一天」。

 

圖為1993年11月21日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在李鎮源院士帶領下,於花蓮舉辦反賄選活動。

 

作者為 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董事、當時高雄市衛生局局長 陳永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