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界導師 民主鬥士──懷念恩師李鎮源院士

    「李鎮源院士病危!」我在泰國聽到這個消息,萬分不捨,趕快請我的太太鄭玉娟老師前往台大醫院協助照料。雖然,我很遺憾無法親自見到老師最後一面,但聽到老師逝世時,陳水扁總統特別趕去看他,頗感欣慰。「老師!安心往生吧!」,我在泰國遙拜。

     

    李鎮源院士是國際知名的蛇毒專家,他受邀撰寫世界著名的教科書,他是中央研究院院士,他曾擔任台大醫學院院長,維繫台大在醫學研究、教學、服務之牛耳,桃李滿天下;他在學術上的種種成就,汗牛充棟。更值得一提的,李院士對台灣最大的貢獻是晚年從事的民主運動。

     

    1991年,台灣民主運動風起雲湧,其中李應元博士的偷渡回台更是達到高潮,就在李應元被關進看守所不久,我們幾個老朋友想去看看他,鼓勵他。我們製作了一張很大的卡片,上面由我寫上「相忍為國」四個大字,很多醫學院的老師都簽了名,記得,當時的陳維昭院長也很爽快的簽了名。其中公衛所的吳新英老師及醫學院的李鎮源前院長,不但簽名,而且親自和我們一齊去看守所探視李應元。回來後,李院士一直無法諒解政府為何把這麼優秀的醫學院校友,毫無理由地以「思想錯誤」關進牢中?這也造就後來李院士積極加入廢除刑法100條行動聯盟的因緣。



    李院士做一件事情,只要是他覺得對的,必定勇往直前,義無反顧,年紀雖然較大,但在行動100聯盟中,凡事身先士卒,很快地便成為國民黨政府眼中(尤其郝柏村)最難纏的角色。李院士這種勇於投入民主運動的熱情,讓醫學院很多後輩深受感動,遂商議合組台灣醫界聯盟(其後成立基金會),希望在李院士的帶領下,能結合愛台灣疼鄉土的醫界人士,一齊就「衛生醫療政策」、「環境保護」、「民主人權」、「文化教育」來替台灣打拼。

     

    由於我從台灣醫界聯盟成立起,擔任副秘書長、秘書長,多年與李鎮源院士長相左右,每星期至少開會一次,以及舉辦各種活動,擬訂各種講稿、宣言、聲明,我有機會就近體察李院士的人格,學習李院士的作事與為人,真是受益良多,能親熾大師,三生有幸,我學到的遠比付出的多太多了。

     

    李院士作事一絲不茍,非常認真,以他或台灣醫界聯盟名義出去的稿,一定詳細看過,改了又改,好像在修改論文一樣,絲毫不含糊。有一陣子李院士身兼好幾個民主運動的召集人及建國黨主席,但即使再忙,他仍是嚴格地要求清清楚楚。

     

    李院士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便是「絕對堅持」,毫不妥協的個性。政治上有時需作某種程度的妥協,但這一點在李院士幾乎不可能見到,尤其是對個人利益有關的妥協,他最看不起。但李院士絕非不近情理,他所看的是大是大非,只要大方向正確,他也可以接受或隱忍。民進黨中有些較投機或自以為聰明者,為了私慾無法得逞就變形或親中的人他最看不起;而堅持大方向,即使不得已作一些妥協的人,他仍然持續支持。這種毫不妥協,只顧台灣的個性,終於得到社會、學界的一致推崇。但台灣人民的「容易受媒體欺騙」、「不夠覺醒」,連A錢買票,都是認為理所當然,則是他一生最大的遺憾。也因此,他一直想結合各界推動「台灣人民覺醒運動」。

     

    有人曾問他為何都幫助民進黨?他說民進黨內值得尊重的人較多,國民黨內值得尊重的人較少。李院士為了台灣前途,可以大聲疾呼,可以走上街頭,可以帶領我們近百名醫界人士在日內瓦世界衛生組織前冒雨示威,為了台灣前途,他可以以建國黨主席之尊支持陳水扁競選總統,因為他心中唯一的一把尺,就是「愛台灣、疼子孫」。因此,他與陳水扁總統是忘年之交,惺惺相惜。陳水扁總統當選,則是他一生最快樂的事。

     

    記得2000年總統選舉時,李院士已是建國黨主席,阿扁要我去了解,請李院士支持是否有所不便,希望得到他的支持。果然不出所料,李院士不但一口答應,其後也以各種實際行動全力挺扁,甚至不惜得罪建國黨同志。連他的生日(在他的指示之下)都被我們利用來作為挺扁的募款餐會;其後,競選總部財務困窘,我們更以他的名義,廣發單張,促銷了800多萬金幣。李院士一絲不茍,只要對他個人有利的,他一律反對,但只要對台灣有利的,他絕對支持。對阿扁總統的支持,李院士還有一段擔任說客的秘聞,我一直沒有發表過,如今既然阿扁總統在《世紀首航》(P54)一書中提到,而李院士已逝,應是可以稍作公布之時。

     

    記得總統選舉後期,雙方旗鼓相當,都在爭取李遠哲院長的支持。我徵得李院士的同意在2月17日,寫了一封信給李遠哲院長,其中寫出我在台北市和阿扁總統共事的經驗,寫道「政治是眾人之事,大家若都遠觀,保持潔癖,則總是會有更差的人出來主政,惡性循環要變成良性循環,好人應該出來」,並以「讓台灣建立真正廉能政府,走向21世紀的最佳機會,也是院長您替台灣人民奉獻的最佳機會,您沒有缺席的權利」,試圖打動李院長的心。我也提到阿扁曾想請李院長選總統,他自己任副總統之事,但既然未能成功,至少請李院長能答應出任行政院長,因為各種民意調查,李院長是民眾心目中最佳的閣揆人選。我寫道「這次跨世紀的總統選舉,阿扁選得最認真,也選得最辛苦,需要您鼎力相助,台灣人需要您」並以「作阿扁行政院長,改寫台灣歷史,不只是權利,也是義務」相激。

     

    我把這封信拿給李鎮源院士看過,並請他一起去拜訪李遠哲院長,他一口答應。我也把這封信拿給阿扁看,並表明我想陪李鎮源院士去說服李遠哲院長,問他的意見,阿扁同意但很客氣的說「不要給李院長太大的壓力」。由於李遠哲院長很尊重李鎮源院士,我很快地便約好時間,李院長請李院士及我單獨在中研院西餐廳深談,談到兩岸關係、談到台灣前途、也談到這次選舉。他很誠懇地說,他一定會支持阿扁,正在選擇最適當的時機及方式,並請暫時保密。我和李鎮源院士都感到很高興。為了不要洩露風聲,我不敢打電話或傳真,只能以口頭轉告阿扁,李遠哲院長會支持的消息。後來李院長三月五日在國際會議中心以「向上提升與向下沉淪」為題,向國人演講,受到各媒體不同的解讀,我又寫了一封信給李遠哲院長,請他再以更清楚的方式,向國人表態。

     

    後來選舉的結果證明李遠哲院長效益是重要的,陳總統在《世紀首航》也特別提到這點。因為差距只有31萬票,若非李院長適時出來穩住知識份子的向心力,則後果不堪設想,我也寫了一封信向李院長感謝。的確,當年「遠哲支持阿扁,擇元支持連戰」形成強烈的對比,而顏清標支持宋楚瑜,更是突顯出李院長支持阿扁的道德性。這段選舉,驚心動魄,期間李鎮源院士東奔西跑,用盡方法,全心全意輔選,尤其,中、南、北三場大型造勢活動,他均帶領醫界人士,穿著白衣上場,我陪著八十多歲的老院長,感受到他的興奮,感受到他的期待,更感受他深愛台灣之心。李院士對台灣民主運動的投入,對阿扁之相挺,真是感動天地。台灣有幸,能順利政黨輪替,李院士作為創造歷史的一部分,實在功不可沒。

     

    阿扁當選後,急於忙著安內撫外(見《世紀首航》),到處拜會老將軍,說一些討好中國,安定美國的話,很多人開始擔 心,阿扁是否變質了?李院士倒不以為意,因為他能了解政黨輪替之艱難,台灣安定之重要。他甚至以退出建國黨,來表示對新政府、對阿扁的支持。不是不再堅持 台灣主權的獨立,而是對阿扁的放心。我私下和黃芳彥醫師討論,阿扁若能請李院士擔任資政,不但表示對民主前輩的尊重,也可平衡一下社會的觀感。陳總統很爽 快地答應並親自到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去禮聘李院士,這真是李院士一生最光榮、最高興的時刻。去年十月九日,適逢廢除刑法一百條行動聯盟在台大醫院靜坐抗議 十週年,我們辦了一個重回現場的紀念活動,李院士已住院多月,身體非常虛弱,想不到活動前一個星期,情況越來越好。十月九日當天,他的精神更好,期待著晚 上紀念活動的到來。我們原本計畫,只讓李院士出去感受一下氣氛,接受大家的致意,就送院士回病房,以免受到感染。院士夫人很客氣,對我們的計畫,請阿扁來 推李院士的輪椅不好意思,要我來推,我說阿扁若能推輪椅,不但是李院士的光榮,也是阿扁的光榮,民主運動不正是後浪推前浪,才能澎拜洶湧嗎!當晚,李院士 意識很清楚,仔細觀看當年並肩作戰的陳師孟兄、林山田兄……等的演講,在阿扁總統將李院士推出台大醫學院大門時,全體人員起立鼓掌表示尊崇,並替總統及李 院士打氣加油。李院士精神為之一振,突然表示他要說幾句話,我嚇了一跳,還是將麥克風拿了過去。他以氣喘但仍清晰的語氣娓娓道出十年前李登輝和郝柏村鬥爭 的內幕,在說出李登輝表示感謝時,我趕緊結束李院士的談話,將他推回病房休息。因為我經常去探望院士,我很清楚的他的病情,知道當晚李院士是多麼地努力, 多麼地堅持,多麼地要求自己,才能即興說出那些塵封十年的歷史。

     

    「微斯人,吾誰與歸?」,老師走入民主運動已經十年,十年來他無役不與,十年來,他不但幫過李登輝總 統,他也幫過陳水扁總統;沒有他,台灣十年來的民主運動不會這麼璀璨,不會有這麼高的品質;沒有他,將沒有建國黨的成立,來適時平衡統獨的光譜;沒有他, 也不會有醫界聯盟的成立,醫界的社會關懷也無法得到紓解與茁壯;沒有他,我也不會離開台大醫學院走上衛生行政之路。李院士的一生,研究、教學、社會服務, 可以說是十全十美,讓我們作晚輩的「雖不能至,而心嚮往之」。老師,我們會繼續努力,讓台灣人覺醒,請您安息吧!

     

    圖為2003年3月陳水扁先生當選總統後,前來本會辦公室拜會李鎮源院士,禮聘李院士為總統府資政

     

    作者為 前行政院衛生署署長 涂醒哲

醫界導師 民主鬥士──懷念恩師李鎮源院士

「李鎮源院士病危!」我在泰國聽到這個消息,萬分不捨,趕快請我的太太鄭玉娟老師前往台大醫院協助照料。雖然,我很遺憾無法親自見到老師最後一面,但聽到老師逝世時,陳水扁總統特別趕去看他,頗感欣慰。「老師!安心往生吧!」,我在泰國遙拜。

 

李鎮源院士是國際知名的蛇毒專家,他受邀撰寫世界著名的教科書,他是中央研究院院士,他曾擔任台大醫學院院長,維繫台大在醫學研究、教學、服務之牛耳,桃李滿天下;他在學術上的種種成就,汗牛充棟。更值得一提的,李院士對台灣最大的貢獻是晚年從事的民主運動。

 

1991年,台灣民主運動風起雲湧,其中李應元博士的偷渡回台更是達到高潮,就在李應元被關進看守所不久,我們幾個老朋友想去看看他,鼓勵他。我們製作了一張很大的卡片,上面由我寫上「相忍為國」四個大字,很多醫學院的老師都簽了名,記得,當時的陳維昭院長也很爽快的簽了名。其中公衛所的吳新英老師及醫學院的李鎮源前院長,不但簽名,而且親自和我們一齊去看守所探視李應元。回來後,李院士一直無法諒解政府為何把這麼優秀的醫學院校友,毫無理由地以「思想錯誤」關進牢中?這也造就後來李院士積極加入廢除刑法100條行動聯盟的因緣。



李院士做一件事情,只要是他覺得對的,必定勇往直前,義無反顧,年紀雖然較大,但在行動100聯盟中,凡事身先士卒,很快地便成為國民黨政府眼中(尤其郝柏村)最難纏的角色。李院士這種勇於投入民主運動的熱情,讓醫學院很多後輩深受感動,遂商議合組台灣醫界聯盟(其後成立基金會),希望在李院士的帶領下,能結合愛台灣疼鄉土的醫界人士,一齊就「衛生醫療政策」、「環境保護」、「民主人權」、「文化教育」來替台灣打拼。

 

由於我從台灣醫界聯盟成立起,擔任副秘書長、秘書長,多年與李鎮源院士長相左右,每星期至少開會一次,以及舉辦各種活動,擬訂各種講稿、宣言、聲明,我有機會就近體察李院士的人格,學習李院士的作事與為人,真是受益良多,能親熾大師,三生有幸,我學到的遠比付出的多太多了。

 

李院士作事一絲不茍,非常認真,以他或台灣醫界聯盟名義出去的稿,一定詳細看過,改了又改,好像在修改論文一樣,絲毫不含糊。有一陣子李院士身兼好幾個民主運動的召集人及建國黨主席,但即使再忙,他仍是嚴格地要求清清楚楚。

 

李院士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便是「絕對堅持」,毫不妥協的個性。政治上有時需作某種程度的妥協,但這一點在李院士幾乎不可能見到,尤其是對個人利益有關的妥協,他最看不起。但李院士絕非不近情理,他所看的是大是大非,只要大方向正確,他也可以接受或隱忍。民進黨中有些較投機或自以為聰明者,為了私慾無法得逞就變形或親中的人他最看不起;而堅持大方向,即使不得已作一些妥協的人,他仍然持續支持。這種毫不妥協,只顧台灣的個性,終於得到社會、學界的一致推崇。但台灣人民的「容易受媒體欺騙」、「不夠覺醒」,連A錢買票,都是認為理所當然,則是他一生最大的遺憾。也因此,他一直想結合各界推動「台灣人民覺醒運動」。

 

有人曾問他為何都幫助民進黨?他說民進黨內值得尊重的人較多,國民黨內值得尊重的人較少。李院士為了台灣前途,可以大聲疾呼,可以走上街頭,可以帶領我們近百名醫界人士在日內瓦世界衛生組織前冒雨示威,為了台灣前途,他可以以建國黨主席之尊支持陳水扁競選總統,因為他心中唯一的一把尺,就是「愛台灣、疼子孫」。因此,他與陳水扁總統是忘年之交,惺惺相惜。陳水扁總統當選,則是他一生最快樂的事。

 

記得2000年總統選舉時,李院士已是建國黨主席,阿扁要我去了解,請李院士支持是否有所不便,希望得到他的支持。果然不出所料,李院士不但一口答應,其後也以各種實際行動全力挺扁,甚至不惜得罪建國黨同志。連他的生日(在他的指示之下)都被我們利用來作為挺扁的募款餐會;其後,競選總部財務困窘,我們更以他的名義,廣發單張,促銷了800多萬金幣。李院士一絲不茍,只要對他個人有利的,他一律反對,但只要對台灣有利的,他絕對支持。對阿扁總統的支持,李院士還有一段擔任說客的秘聞,我一直沒有發表過,如今既然阿扁總統在《世紀首航》(P54)一書中提到,而李院士已逝,應是可以稍作公布之時。

 

記得總統選舉後期,雙方旗鼓相當,都在爭取李遠哲院長的支持。我徵得李院士的同意在2月17日,寫了一封信給李遠哲院長,其中寫出我在台北市和阿扁總統共事的經驗,寫道「政治是眾人之事,大家若都遠觀,保持潔癖,則總是會有更差的人出來主政,惡性循環要變成良性循環,好人應該出來」,並以「讓台灣建立真正廉能政府,走向21世紀的最佳機會,也是院長您替台灣人民奉獻的最佳機會,您沒有缺席的權利」,試圖打動李院長的心。我也提到阿扁曾想請李院長選總統,他自己任副總統之事,但既然未能成功,至少請李院長能答應出任行政院長,因為各種民意調查,李院長是民眾心目中最佳的閣揆人選。我寫道「這次跨世紀的總統選舉,阿扁選得最認真,也選得最辛苦,需要您鼎力相助,台灣人需要您」並以「作阿扁行政院長,改寫台灣歷史,不只是權利,也是義務」相激。

 

我把這封信拿給李鎮源院士看過,並請他一起去拜訪李遠哲院長,他一口答應。我也把這封信拿給阿扁看,並表明我想陪李鎮源院士去說服李遠哲院長,問他的意見,阿扁同意但很客氣的說「不要給李院長太大的壓力」。由於李遠哲院長很尊重李鎮源院士,我很快地便約好時間,李院長請李院士及我單獨在中研院西餐廳深談,談到兩岸關係、談到台灣前途、也談到這次選舉。他很誠懇地說,他一定會支持阿扁,正在選擇最適當的時機及方式,並請暫時保密。我和李鎮源院士都感到很高興。為了不要洩露風聲,我不敢打電話或傳真,只能以口頭轉告阿扁,李遠哲院長會支持的消息。後來李院長三月五日在國際會議中心以「向上提升與向下沉淪」為題,向國人演講,受到各媒體不同的解讀,我又寫了一封信給李遠哲院長,請他再以更清楚的方式,向國人表態。

 

後來選舉的結果證明李遠哲院長效益是重要的,陳總統在《世紀首航》也特別提到這點。因為差距只有31萬票,若非李院長適時出來穩住知識份子的向心力,則後果不堪設想,我也寫了一封信向李院長感謝。的確,當年「遠哲支持阿扁,擇元支持連戰」形成強烈的對比,而顏清標支持宋楚瑜,更是突顯出李院長支持阿扁的道德性。這段選舉,驚心動魄,期間李鎮源院士東奔西跑,用盡方法,全心全意輔選,尤其,中、南、北三場大型造勢活動,他均帶領醫界人士,穿著白衣上場,我陪著八十多歲的老院長,感受到他的興奮,感受到他的期待,更感受他深愛台灣之心。李院士對台灣民主運動的投入,對阿扁之相挺,真是感動天地。台灣有幸,能順利政黨輪替,李院士作為創造歷史的一部分,實在功不可沒。

 

阿扁當選後,急於忙著安內撫外(見《世紀首航》),到處拜會老將軍,說一些討好中國,安定美國的話,很多人開始擔 心,阿扁是否變質了?李院士倒不以為意,因為他能了解政黨輪替之艱難,台灣安定之重要。他甚至以退出建國黨,來表示對新政府、對阿扁的支持。不是不再堅持 台灣主權的獨立,而是對阿扁的放心。我私下和黃芳彥醫師討論,阿扁若能請李院士擔任資政,不但表示對民主前輩的尊重,也可平衡一下社會的觀感。陳總統很爽 快地答應並親自到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去禮聘李院士,這真是李院士一生最光榮、最高興的時刻。去年十月九日,適逢廢除刑法一百條行動聯盟在台大醫院靜坐抗議 十週年,我們辦了一個重回現場的紀念活動,李院士已住院多月,身體非常虛弱,想不到活動前一個星期,情況越來越好。十月九日當天,他的精神更好,期待著晚 上紀念活動的到來。我們原本計畫,只讓李院士出去感受一下氣氛,接受大家的致意,就送院士回病房,以免受到感染。院士夫人很客氣,對我們的計畫,請阿扁來 推李院士的輪椅不好意思,要我來推,我說阿扁若能推輪椅,不但是李院士的光榮,也是阿扁的光榮,民主運動不正是後浪推前浪,才能澎拜洶湧嗎!當晚,李院士 意識很清楚,仔細觀看當年並肩作戰的陳師孟兄、林山田兄……等的演講,在阿扁總統將李院士推出台大醫學院大門時,全體人員起立鼓掌表示尊崇,並替總統及李 院士打氣加油。李院士精神為之一振,突然表示他要說幾句話,我嚇了一跳,還是將麥克風拿了過去。他以氣喘但仍清晰的語氣娓娓道出十年前李登輝和郝柏村鬥爭 的內幕,在說出李登輝表示感謝時,我趕緊結束李院士的談話,將他推回病房休息。因為我經常去探望院士,我很清楚的他的病情,知道當晚李院士是多麼地努力, 多麼地堅持,多麼地要求自己,才能即興說出那些塵封十年的歷史。

 

「微斯人,吾誰與歸?」,老師走入民主運動已經十年,十年來他無役不與,十年來,他不但幫過李登輝總 統,他也幫過陳水扁總統;沒有他,台灣十年來的民主運動不會這麼璀璨,不會有這麼高的品質;沒有他,將沒有建國黨的成立,來適時平衡統獨的光譜;沒有他, 也不會有醫界聯盟的成立,醫界的社會關懷也無法得到紓解與茁壯;沒有他,我也不會離開台大醫學院走上衛生行政之路。李院士的一生,研究、教學、社會服務, 可以說是十全十美,讓我們作晚輩的「雖不能至,而心嚮往之」。老師,我們會繼續努力,讓台灣人覺醒,請您安息吧!

 

圖為2003年3月陳水扁先生當選總統後,前來本會辦公室拜會李鎮源院士,禮聘李院士為總統府資政

 

作者為 前行政院衛生署署長 涂醒哲


<
  • 醫界導師 民主鬥士──懷念恩師李鎮源院士

    「李鎮源院士病危!」我在泰國聽到這個消息,萬分不捨,趕快請我的太太鄭玉娟老師前往台大醫院協助照料。雖然,我很遺憾無法親自見到老師最後一面,但聽到老師逝世時,陳水扁總統特別趕去看他,頗感欣慰。「老師!安心往生吧!」,我在泰國遙拜。

     

    李鎮源院士是國際知名的蛇毒專家,他受邀撰寫世界著名的教科書,他是中央研究院院士,他曾擔任台大醫學院院長,維繫台大在醫學研究、教學、服務之牛耳,桃李滿天下;他在學術上的種種成就,汗牛充棟。更值得一提的,李院士對台灣最大的貢獻是晚年從事的民主運動。

     

    1991年,台灣民主運動風起雲湧,其中李應元博士的偷渡回台更是達到高潮,就在李應元被關進看守所不久,我們幾個老朋友想去看看他,鼓勵他。我們製作了一張很大的卡片,上面由我寫上「相忍為國」四個大字,很多醫學院的老師都簽了名,記得,當時的陳維昭院長也很爽快的簽了名。其中公衛所的吳新英老師及醫學院的李鎮源前院長,不但簽名,而且親自和我們一齊去看守所探視李應元。回來後,李院士一直無法諒解政府為何把這麼優秀的醫學院校友,毫無理由地以「思想錯誤」關進牢中?這也造就後來李院士積極加入廢除刑法100條行動聯盟的因緣。



    李院士做一件事情,只要是他覺得對的,必定勇往直前,義無反顧,年紀雖然較大,但在行動100聯盟中,凡事身先士卒,很快地便成為國民黨政府眼中(尤其郝柏村)最難纏的角色。李院士這種勇於投入民主運動的熱情,讓醫學院很多後輩深受感動,遂商議合組台灣醫界聯盟(其後成立基金會),希望在李院士的帶領下,能結合愛台灣疼鄉土的醫界人士,一齊就「衛生醫療政策」、「環境保護」、「民主人權」、「文化教育」來替台灣打拼。

     

    由於我從台灣醫界聯盟成立起,擔任副秘書長、秘書長,多年與李鎮源院士長相左右,每星期至少開會一次,以及舉辦各種活動,擬訂各種講稿、宣言、聲明,我有機會就近體察李院士的人格,學習李院士的作事與為人,真是受益良多,能親熾大師,三生有幸,我學到的遠比付出的多太多了。

     

    李院士作事一絲不茍,非常認真,以他或台灣醫界聯盟名義出去的稿,一定詳細看過,改了又改,好像在修改論文一樣,絲毫不含糊。有一陣子李院士身兼好幾個民主運動的召集人及建國黨主席,但即使再忙,他仍是嚴格地要求清清楚楚。

     

    李院士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便是「絕對堅持」,毫不妥協的個性。政治上有時需作某種程度的妥協,但這一點在李院士幾乎不可能見到,尤其是對個人利益有關的妥協,他最看不起。但李院士絕非不近情理,他所看的是大是大非,只要大方向正確,他也可以接受或隱忍。民進黨中有些較投機或自以為聰明者,為了私慾無法得逞就變形或親中的人他最看不起;而堅持大方向,即使不得已作一些妥協的人,他仍然持續支持。這種毫不妥協,只顧台灣的個性,終於得到社會、學界的一致推崇。但台灣人民的「容易受媒體欺騙」、「不夠覺醒」,連A錢買票,都是認為理所當然,則是他一生最大的遺憾。也因此,他一直想結合各界推動「台灣人民覺醒運動」。

     

    有人曾問他為何都幫助民進黨?他說民進黨內值得尊重的人較多,國民黨內值得尊重的人較少。李院士為了台灣前途,可以大聲疾呼,可以走上街頭,可以帶領我們近百名醫界人士在日內瓦世界衛生組織前冒雨示威,為了台灣前途,他可以以建國黨主席之尊支持陳水扁競選總統,因為他心中唯一的一把尺,就是「愛台灣、疼子孫」。因此,他與陳水扁總統是忘年之交,惺惺相惜。陳水扁總統當選,則是他一生最快樂的事。

     

    記得2000年總統選舉時,李院士已是建國黨主席,阿扁要我去了解,請李院士支持是否有所不便,希望得到他的支持。果然不出所料,李院士不但一口答應,其後也以各種實際行動全力挺扁,甚至不惜得罪建國黨同志。連他的生日(在他的指示之下)都被我們利用來作為挺扁的募款餐會;其後,競選總部財務困窘,我們更以他的名義,廣發單張,促銷了800多萬金幣。李院士一絲不茍,只要對他個人有利的,他一律反對,但只要對台灣有利的,他絕對支持。對阿扁總統的支持,李院士還有一段擔任說客的秘聞,我一直沒有發表過,如今既然阿扁總統在《世紀首航》(P54)一書中提到,而李院士已逝,應是可以稍作公布之時。

     

    記得總統選舉後期,雙方旗鼓相當,都在爭取李遠哲院長的支持。我徵得李院士的同意在2月17日,寫了一封信給李遠哲院長,其中寫出我在台北市和阿扁總統共事的經驗,寫道「政治是眾人之事,大家若都遠觀,保持潔癖,則總是會有更差的人出來主政,惡性循環要變成良性循環,好人應該出來」,並以「讓台灣建立真正廉能政府,走向21世紀的最佳機會,也是院長您替台灣人民奉獻的最佳機會,您沒有缺席的權利」,試圖打動李院長的心。我也提到阿扁曾想請李院長選總統,他自己任副總統之事,但既然未能成功,至少請李院長能答應出任行政院長,因為各種民意調查,李院長是民眾心目中最佳的閣揆人選。我寫道「這次跨世紀的總統選舉,阿扁選得最認真,也選得最辛苦,需要您鼎力相助,台灣人需要您」並以「作阿扁行政院長,改寫台灣歷史,不只是權利,也是義務」相激。

     

    我把這封信拿給李鎮源院士看過,並請他一起去拜訪李遠哲院長,他一口答應。我也把這封信拿給阿扁看,並表明我想陪李鎮源院士去說服李遠哲院長,問他的意見,阿扁同意但很客氣的說「不要給李院長太大的壓力」。由於李遠哲院長很尊重李鎮源院士,我很快地便約好時間,李院長請李院士及我單獨在中研院西餐廳深談,談到兩岸關係、談到台灣前途、也談到這次選舉。他很誠懇地說,他一定會支持阿扁,正在選擇最適當的時機及方式,並請暫時保密。我和李鎮源院士都感到很高興。為了不要洩露風聲,我不敢打電話或傳真,只能以口頭轉告阿扁,李遠哲院長會支持的消息。後來李院長三月五日在國際會議中心以「向上提升與向下沉淪」為題,向國人演講,受到各媒體不同的解讀,我又寫了一封信給李遠哲院長,請他再以更清楚的方式,向國人表態。

     

    後來選舉的結果證明李遠哲院長效益是重要的,陳總統在《世紀首航》也特別提到這點。因為差距只有31萬票,若非李院長適時出來穩住知識份子的向心力,則後果不堪設想,我也寫了一封信向李院長感謝。的確,當年「遠哲支持阿扁,擇元支持連戰」形成強烈的對比,而顏清標支持宋楚瑜,更是突顯出李院長支持阿扁的道德性。這段選舉,驚心動魄,期間李鎮源院士東奔西跑,用盡方法,全心全意輔選,尤其,中、南、北三場大型造勢活動,他均帶領醫界人士,穿著白衣上場,我陪著八十多歲的老院長,感受到他的興奮,感受到他的期待,更感受他深愛台灣之心。李院士對台灣民主運動的投入,對阿扁之相挺,真是感動天地。台灣有幸,能順利政黨輪替,李院士作為創造歷史的一部分,實在功不可沒。

     

    阿扁當選後,急於忙著安內撫外(見《世紀首航》),到處拜會老將軍,說一些討好中國,安定美國的話,很多人開始擔 心,阿扁是否變質了?李院士倒不以為意,因為他能了解政黨輪替之艱難,台灣安定之重要。他甚至以退出建國黨,來表示對新政府、對阿扁的支持。不是不再堅持 台灣主權的獨立,而是對阿扁的放心。我私下和黃芳彥醫師討論,阿扁若能請李院士擔任資政,不但表示對民主前輩的尊重,也可平衡一下社會的觀感。陳總統很爽 快地答應並親自到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去禮聘李院士,這真是李院士一生最光榮、最高興的時刻。去年十月九日,適逢廢除刑法一百條行動聯盟在台大醫院靜坐抗議 十週年,我們辦了一個重回現場的紀念活動,李院士已住院多月,身體非常虛弱,想不到活動前一個星期,情況越來越好。十月九日當天,他的精神更好,期待著晚 上紀念活動的到來。我們原本計畫,只讓李院士出去感受一下氣氛,接受大家的致意,就送院士回病房,以免受到感染。院士夫人很客氣,對我們的計畫,請阿扁來 推李院士的輪椅不好意思,要我來推,我說阿扁若能推輪椅,不但是李院士的光榮,也是阿扁的光榮,民主運動不正是後浪推前浪,才能澎拜洶湧嗎!當晚,李院士 意識很清楚,仔細觀看當年並肩作戰的陳師孟兄、林山田兄……等的演講,在阿扁總統將李院士推出台大醫學院大門時,全體人員起立鼓掌表示尊崇,並替總統及李 院士打氣加油。李院士精神為之一振,突然表示他要說幾句話,我嚇了一跳,還是將麥克風拿了過去。他以氣喘但仍清晰的語氣娓娓道出十年前李登輝和郝柏村鬥爭 的內幕,在說出李登輝表示感謝時,我趕緊結束李院士的談話,將他推回病房休息。因為我經常去探望院士,我很清楚的他的病情,知道當晚李院士是多麼地努力, 多麼地堅持,多麼地要求自己,才能即興說出那些塵封十年的歷史。

     

    「微斯人,吾誰與歸?」,老師走入民主運動已經十年,十年來他無役不與,十年來,他不但幫過李登輝總 統,他也幫過陳水扁總統;沒有他,台灣十年來的民主運動不會這麼璀璨,不會有這麼高的品質;沒有他,將沒有建國黨的成立,來適時平衡統獨的光譜;沒有他, 也不會有醫界聯盟的成立,醫界的社會關懷也無法得到紓解與茁壯;沒有他,我也不會離開台大醫學院走上衛生行政之路。李院士的一生,研究、教學、社會服務, 可以說是十全十美,讓我們作晚輩的「雖不能至,而心嚮往之」。老師,我們會繼續努力,讓台灣人覺醒,請您安息吧!

     

    圖為2003年3月陳水扁先生當選總統後,前來本會辦公室拜會李鎮源院士,禮聘李院士為總統府資政

     

    作者為 前行政院衛生署署長 涂醒哲

醫界導師 民主鬥士──懷念恩師李鎮源院士

「李鎮源院士病危!」我在泰國聽到這個消息,萬分不捨,趕快請我的太太鄭玉娟老師前往台大醫院協助照料。雖然,我很遺憾無法親自見到老師最後一面,但聽到老師逝世時,陳水扁總統特別趕去看他,頗感欣慰。「老師!安心往生吧!」,我在泰國遙拜。

 

李鎮源院士是國際知名的蛇毒專家,他受邀撰寫世界著名的教科書,他是中央研究院院士,他曾擔任台大醫學院院長,維繫台大在醫學研究、教學、服務之牛耳,桃李滿天下;他在學術上的種種成就,汗牛充棟。更值得一提的,李院士對台灣最大的貢獻是晚年從事的民主運動。

 

1991年,台灣民主運動風起雲湧,其中李應元博士的偷渡回台更是達到高潮,就在李應元被關進看守所不久,我們幾個老朋友想去看看他,鼓勵他。我們製作了一張很大的卡片,上面由我寫上「相忍為國」四個大字,很多醫學院的老師都簽了名,記得,當時的陳維昭院長也很爽快的簽了名。其中公衛所的吳新英老師及醫學院的李鎮源前院長,不但簽名,而且親自和我們一齊去看守所探視李應元。回來後,李院士一直無法諒解政府為何把這麼優秀的醫學院校友,毫無理由地以「思想錯誤」關進牢中?這也造就後來李院士積極加入廢除刑法100條行動聯盟的因緣。



李院士做一件事情,只要是他覺得對的,必定勇往直前,義無反顧,年紀雖然較大,但在行動100聯盟中,凡事身先士卒,很快地便成為國民黨政府眼中(尤其郝柏村)最難纏的角色。李院士這種勇於投入民主運動的熱情,讓醫學院很多後輩深受感動,遂商議合組台灣醫界聯盟(其後成立基金會),希望在李院士的帶領下,能結合愛台灣疼鄉土的醫界人士,一齊就「衛生醫療政策」、「環境保護」、「民主人權」、「文化教育」來替台灣打拼。

 

由於我從台灣醫界聯盟成立起,擔任副秘書長、秘書長,多年與李鎮源院士長相左右,每星期至少開會一次,以及舉辦各種活動,擬訂各種講稿、宣言、聲明,我有機會就近體察李院士的人格,學習李院士的作事與為人,真是受益良多,能親熾大師,三生有幸,我學到的遠比付出的多太多了。

 

李院士作事一絲不茍,非常認真,以他或台灣醫界聯盟名義出去的稿,一定詳細看過,改了又改,好像在修改論文一樣,絲毫不含糊。有一陣子李院士身兼好幾個民主運動的召集人及建國黨主席,但即使再忙,他仍是嚴格地要求清清楚楚。

 

李院士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便是「絕對堅持」,毫不妥協的個性。政治上有時需作某種程度的妥協,但這一點在李院士幾乎不可能見到,尤其是對個人利益有關的妥協,他最看不起。但李院士絕非不近情理,他所看的是大是大非,只要大方向正確,他也可以接受或隱忍。民進黨中有些較投機或自以為聰明者,為了私慾無法得逞就變形或親中的人他最看不起;而堅持大方向,即使不得已作一些妥協的人,他仍然持續支持。這種毫不妥協,只顧台灣的個性,終於得到社會、學界的一致推崇。但台灣人民的「容易受媒體欺騙」、「不夠覺醒」,連A錢買票,都是認為理所當然,則是他一生最大的遺憾。也因此,他一直想結合各界推動「台灣人民覺醒運動」。

 

有人曾問他為何都幫助民進黨?他說民進黨內值得尊重的人較多,國民黨內值得尊重的人較少。李院士為了台灣前途,可以大聲疾呼,可以走上街頭,可以帶領我們近百名醫界人士在日內瓦世界衛生組織前冒雨示威,為了台灣前途,他可以以建國黨主席之尊支持陳水扁競選總統,因為他心中唯一的一把尺,就是「愛台灣、疼子孫」。因此,他與陳水扁總統是忘年之交,惺惺相惜。陳水扁總統當選,則是他一生最快樂的事。

 

記得2000年總統選舉時,李院士已是建國黨主席,阿扁要我去了解,請李院士支持是否有所不便,希望得到他的支持。果然不出所料,李院士不但一口答應,其後也以各種實際行動全力挺扁,甚至不惜得罪建國黨同志。連他的生日(在他的指示之下)都被我們利用來作為挺扁的募款餐會;其後,競選總部財務困窘,我們更以他的名義,廣發單張,促銷了800多萬金幣。李院士一絲不茍,只要對他個人有利的,他一律反對,但只要對台灣有利的,他絕對支持。對阿扁總統的支持,李院士還有一段擔任說客的秘聞,我一直沒有發表過,如今既然阿扁總統在《世紀首航》(P54)一書中提到,而李院士已逝,應是可以稍作公布之時。

 

記得總統選舉後期,雙方旗鼓相當,都在爭取李遠哲院長的支持。我徵得李院士的同意在2月17日,寫了一封信給李遠哲院長,其中寫出我在台北市和阿扁總統共事的經驗,寫道「政治是眾人之事,大家若都遠觀,保持潔癖,則總是會有更差的人出來主政,惡性循環要變成良性循環,好人應該出來」,並以「讓台灣建立真正廉能政府,走向21世紀的最佳機會,也是院長您替台灣人民奉獻的最佳機會,您沒有缺席的權利」,試圖打動李院長的心。我也提到阿扁曾想請李院長選總統,他自己任副總統之事,但既然未能成功,至少請李院長能答應出任行政院長,因為各種民意調查,李院長是民眾心目中最佳的閣揆人選。我寫道「這次跨世紀的總統選舉,阿扁選得最認真,也選得最辛苦,需要您鼎力相助,台灣人需要您」並以「作阿扁行政院長,改寫台灣歷史,不只是權利,也是義務」相激。

 

我把這封信拿給李鎮源院士看過,並請他一起去拜訪李遠哲院長,他一口答應。我也把這封信拿給阿扁看,並表明我想陪李鎮源院士去說服李遠哲院長,問他的意見,阿扁同意但很客氣的說「不要給李院長太大的壓力」。由於李遠哲院長很尊重李鎮源院士,我很快地便約好時間,李院長請李院士及我單獨在中研院西餐廳深談,談到兩岸關係、談到台灣前途、也談到這次選舉。他很誠懇地說,他一定會支持阿扁,正在選擇最適當的時機及方式,並請暫時保密。我和李鎮源院士都感到很高興。為了不要洩露風聲,我不敢打電話或傳真,只能以口頭轉告阿扁,李遠哲院長會支持的消息。後來李院長三月五日在國際會議中心以「向上提升與向下沉淪」為題,向國人演講,受到各媒體不同的解讀,我又寫了一封信給李遠哲院長,請他再以更清楚的方式,向國人表態。

 

後來選舉的結果證明李遠哲院長效益是重要的,陳總統在《世紀首航》也特別提到這點。因為差距只有31萬票,若非李院長適時出來穩住知識份子的向心力,則後果不堪設想,我也寫了一封信向李院長感謝。的確,當年「遠哲支持阿扁,擇元支持連戰」形成強烈的對比,而顏清標支持宋楚瑜,更是突顯出李院長支持阿扁的道德性。這段選舉,驚心動魄,期間李鎮源院士東奔西跑,用盡方法,全心全意輔選,尤其,中、南、北三場大型造勢活動,他均帶領醫界人士,穿著白衣上場,我陪著八十多歲的老院長,感受到他的興奮,感受到他的期待,更感受他深愛台灣之心。李院士對台灣民主運動的投入,對阿扁之相挺,真是感動天地。台灣有幸,能順利政黨輪替,李院士作為創造歷史的一部分,實在功不可沒。

 

阿扁當選後,急於忙著安內撫外(見《世紀首航》),到處拜會老將軍,說一些討好中國,安定美國的話,很多人開始擔 心,阿扁是否變質了?李院士倒不以為意,因為他能了解政黨輪替之艱難,台灣安定之重要。他甚至以退出建國黨,來表示對新政府、對阿扁的支持。不是不再堅持 台灣主權的獨立,而是對阿扁的放心。我私下和黃芳彥醫師討論,阿扁若能請李院士擔任資政,不但表示對民主前輩的尊重,也可平衡一下社會的觀感。陳總統很爽 快地答應並親自到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去禮聘李院士,這真是李院士一生最光榮、最高興的時刻。去年十月九日,適逢廢除刑法一百條行動聯盟在台大醫院靜坐抗議 十週年,我們辦了一個重回現場的紀念活動,李院士已住院多月,身體非常虛弱,想不到活動前一個星期,情況越來越好。十月九日當天,他的精神更好,期待著晚 上紀念活動的到來。我們原本計畫,只讓李院士出去感受一下氣氛,接受大家的致意,就送院士回病房,以免受到感染。院士夫人很客氣,對我們的計畫,請阿扁來 推李院士的輪椅不好意思,要我來推,我說阿扁若能推輪椅,不但是李院士的光榮,也是阿扁的光榮,民主運動不正是後浪推前浪,才能澎拜洶湧嗎!當晚,李院士 意識很清楚,仔細觀看當年並肩作戰的陳師孟兄、林山田兄……等的演講,在阿扁總統將李院士推出台大醫學院大門時,全體人員起立鼓掌表示尊崇,並替總統及李 院士打氣加油。李院士精神為之一振,突然表示他要說幾句話,我嚇了一跳,還是將麥克風拿了過去。他以氣喘但仍清晰的語氣娓娓道出十年前李登輝和郝柏村鬥爭 的內幕,在說出李登輝表示感謝時,我趕緊結束李院士的談話,將他推回病房休息。因為我經常去探望院士,我很清楚的他的病情,知道當晚李院士是多麼地努力, 多麼地堅持,多麼地要求自己,才能即興說出那些塵封十年的歷史。

 

「微斯人,吾誰與歸?」,老師走入民主運動已經十年,十年來他無役不與,十年來,他不但幫過李登輝總 統,他也幫過陳水扁總統;沒有他,台灣十年來的民主運動不會這麼璀璨,不會有這麼高的品質;沒有他,將沒有建國黨的成立,來適時平衡統獨的光譜;沒有他, 也不會有醫界聯盟的成立,醫界的社會關懷也無法得到紓解與茁壯;沒有他,我也不會離開台大醫學院走上衛生行政之路。李院士的一生,研究、教學、社會服務, 可以說是十全十美,讓我們作晚輩的「雖不能至,而心嚮往之」。老師,我們會繼續努力,讓台灣人覺醒,請您安息吧!

 

圖為2003年3月陳水扁先生當選總統後,前來本會辦公室拜會李鎮源院士,禮聘李院士為總統府資政

 

作者為 前行政院衛生署署長 涂醒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