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理的領航人──悼李鎮源院士

    十一月一日早上,疾病管制局涂局長的助理楊小姐匆匆通知我,李鎮源院士在台大內科加護病房急救中,我方得以見到彌留中的李院士。走出病房,我忽忽看到台灣醫學界的一艘真理領航船正逐漸駛離遠去,內心遂勾起了深深的惆悵。

     

    我與涂醒哲局長從醫學生時代,就與李院士有過接觸。一九七三年在醫學生時代,我任青杏雜誌總編,恰逢李院士時任醫學院院長,正要從事醫學教育的改革。因此由涂局長負責採訪當時的李院長並寫成專輯。一九九一年我們又共赴土城看守所探望李應元及郭倍宏,以至後來發起一○○行動聯盟及成立台灣醫界聯盟,我們有幸與李院士共同並肩作戰過一段歲月,耳濡目染,方能側知這位偉大的真理實踐家及領航員。


    李院士的一生可以「學術真理的堅持」、「對台大醫學院的獻身」,以及「對台灣的熱愛」三個層面去概括,但貫穿其間最單純的原則則是他對真理的堅持,也因為單純對真理的信仰,他不擅或不屑權謀,而長保赤子之心,是知識份子最可貴的兩項特質。在當今以成敗論英雄及以權謀巧取豪奪的社會及醫學界尤彌珍貴。我真正見識到哲人其萎,典型在夙昔的古訓。 

     

    李院士承襲杜聰明博士的學術傳統,在蛇毒研究工作上作了重大貢獻,至今台大藥理所在蛇毒對神經傳遞、凝血、癌轉移信息等的角色有了重大突破及深遠影響。一九七○年,我有幸訪問杜聰明博士,我發覺他們師徒間皆有共同的學者特質,一絲不苟,追根究牴,以及對檔案保存完好的習慣。近幾年,我發覺醫學生都已不作筆記,研究生也寫不好研究紀錄,深深為台灣的科學教育引以為憂。與李院士共事過的人,都知道他對一篇文稿的字字斟酌態度,可以想見他在科學上求真的態度。李院士與杜聰明博士在學術上的嚴謹態度深深影響了我的一生。他們兩人也都有共同的將理想付諸實踐而堅忍不拔的特質,我確信這樣的特質是他們學術成就不凡的主要原因。

     

    李院士對台大醫學院的使命感令我十分感動。他任台大醫學院院長期間大力提倡專業制度,終於改變了台大醫師夜間開業及 收紅包的陋規,扭轉了台大醫學院及台灣醫界的不良風氣,這些改革如果不是他對理想的堅持及對實踐的勇氣是萬萬無法奏功的。今天,台大的醫療風氣改善了,很 多人可能都已不復記憶李院士在近二十年間所曾付出過的努力及堅持。個人的悲喜放在台灣的悲喜之後,這樣的精神,是我們後輩望塵莫及的。

    一九九四年他甚至為了維護台大醫學院的名譽,在醫學院院長任命案中準備以身相殉。在當年的一個深夜,他隻身到我仁愛 路的家,希望我代他寫一份記者會的新聞稿,他對台大醫院的醫師開業及收紅包風氣深惡痛絕,我望著他離去的身影,遂興起陪他走一趟孤單的旅程。在我跟隨他的 幾年間,我深深以在過程中的孤單感最是難受,可是李院士服膺真理,孤身在與台大當權者奮戰,看不出一絲退卻與畏懼,最是令我動容。他是一位真正的勇者及巨 人,而他的勇氣似乎也來自他對真理的信仰及信仰所產生的沛然力量。

     

    李院士的轉入政治及社會關懷大家都知道是始於一○○行動聯盟,但大家可能不了解,他對台大學生的愛護其實是很重要的 觸發劑。他對很多台大醫學院留學生被列入黑名單而不能回台貢獻所學深感痛心。我們一起去土城看守所探望李應元終於引發他潛藏內心數十年的怒火,一發不可收 拾。他在退休後的日子幾乎是以生命相許,在警網面前,在抗爭行列中,他都隻身奮勇當前,與當權者搏鬥,終於衝破了鐵網,成功地廢除刑法一百條。最近,我看 到李登輝前總統的身影,我總會想及李鎮源院士過去在推動台灣民主進程的相似身影。我們唯一不忍的是李院士夫人李淑玉教授,他們夫婦常在各項運動場合中一起 出現,我們總這麼想,會不會師母認為我們幾個人把李院士拖下水了。我們的顧慮與近日來不少人懷疑台聯在利用李登輝一樣。台灣何其幸運,有李鎮源院士及李登 輝前總統,燃燒他們的後半生,奉獻給這一塊土地。

     

    李院士一生的行止令我想到醫學界的偉大前輩-德國的魏孝(Rudolf Virchow,1821-1902),他們兩人在醫學上都是巨人,但在後半生都因關懷社會及國家,而組黨與當權者對抗。他們的醫學貢獻嘉惠世人,但知識 份子關懷社會及對抗強權的道德勇氣則更令人景仰及懷念。台灣醫學界在傳統上是台灣社會知識菁英的香火傳承者,李院士承續了蔣渭水、賴和、許世賢、吳基福等 前輩的傳統,使台灣社會的學術、知識、及文化命脈得以綿延不絕,他的去世,令人無限懷念。哲人其萎,典型尚在否?



    圖為1991年10月9日李鎮源院士與眾人在台大醫學院基礎大樓門口靜坐,表達「反閱兵、廢惡法」的心聲。

     

    作者為 當時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常務董事、台大醫學院教授 蘇益仁

真理的領航人──悼李鎮源院士

十一月一日早上,疾病管制局涂局長的助理楊小姐匆匆通知我,李鎮源院士在台大內科加護病房急救中,我方得以見到彌留中的李院士。走出病房,我忽忽看到台灣醫學界的一艘真理領航船正逐漸駛離遠去,內心遂勾起了深深的惆悵。

 

我與涂醒哲局長從醫學生時代,就與李院士有過接觸。一九七三年在醫學生時代,我任青杏雜誌總編,恰逢李院士時任醫學院院長,正要從事醫學教育的改革。因此由涂局長負責採訪當時的李院長並寫成專輯。一九九一年我們又共赴土城看守所探望李應元及郭倍宏,以至後來發起一○○行動聯盟及成立台灣醫界聯盟,我們有幸與李院士共同並肩作戰過一段歲月,耳濡目染,方能側知這位偉大的真理實踐家及領航員。


李院士的一生可以「學術真理的堅持」、「對台大醫學院的獻身」,以及「對台灣的熱愛」三個層面去概括,但貫穿其間最單純的原則則是他對真理的堅持,也因為單純對真理的信仰,他不擅或不屑權謀,而長保赤子之心,是知識份子最可貴的兩項特質。在當今以成敗論英雄及以權謀巧取豪奪的社會及醫學界尤彌珍貴。我真正見識到哲人其萎,典型在夙昔的古訓。 

 

李院士承襲杜聰明博士的學術傳統,在蛇毒研究工作上作了重大貢獻,至今台大藥理所在蛇毒對神經傳遞、凝血、癌轉移信息等的角色有了重大突破及深遠影響。一九七○年,我有幸訪問杜聰明博士,我發覺他們師徒間皆有共同的學者特質,一絲不苟,追根究牴,以及對檔案保存完好的習慣。近幾年,我發覺醫學生都已不作筆記,研究生也寫不好研究紀錄,深深為台灣的科學教育引以為憂。與李院士共事過的人,都知道他對一篇文稿的字字斟酌態度,可以想見他在科學上求真的態度。李院士與杜聰明博士在學術上的嚴謹態度深深影響了我的一生。他們兩人也都有共同的將理想付諸實踐而堅忍不拔的特質,我確信這樣的特質是他們學術成就不凡的主要原因。

 

李院士對台大醫學院的使命感令我十分感動。他任台大醫學院院長期間大力提倡專業制度,終於改變了台大醫師夜間開業及 收紅包的陋規,扭轉了台大醫學院及台灣醫界的不良風氣,這些改革如果不是他對理想的堅持及對實踐的勇氣是萬萬無法奏功的。今天,台大的醫療風氣改善了,很 多人可能都已不復記憶李院士在近二十年間所曾付出過的努力及堅持。個人的悲喜放在台灣的悲喜之後,這樣的精神,是我們後輩望塵莫及的。

一九九四年他甚至為了維護台大醫學院的名譽,在醫學院院長任命案中準備以身相殉。在當年的一個深夜,他隻身到我仁愛 路的家,希望我代他寫一份記者會的新聞稿,他對台大醫院的醫師開業及收紅包風氣深惡痛絕,我望著他離去的身影,遂興起陪他走一趟孤單的旅程。在我跟隨他的 幾年間,我深深以在過程中的孤單感最是難受,可是李院士服膺真理,孤身在與台大當權者奮戰,看不出一絲退卻與畏懼,最是令我動容。他是一位真正的勇者及巨 人,而他的勇氣似乎也來自他對真理的信仰及信仰所產生的沛然力量。

 

李院士的轉入政治及社會關懷大家都知道是始於一○○行動聯盟,但大家可能不了解,他對台大學生的愛護其實是很重要的 觸發劑。他對很多台大醫學院留學生被列入黑名單而不能回台貢獻所學深感痛心。我們一起去土城看守所探望李應元終於引發他潛藏內心數十年的怒火,一發不可收 拾。他在退休後的日子幾乎是以生命相許,在警網面前,在抗爭行列中,他都隻身奮勇當前,與當權者搏鬥,終於衝破了鐵網,成功地廢除刑法一百條。最近,我看 到李登輝前總統的身影,我總會想及李鎮源院士過去在推動台灣民主進程的相似身影。我們唯一不忍的是李院士夫人李淑玉教授,他們夫婦常在各項運動場合中一起 出現,我們總這麼想,會不會師母認為我們幾個人把李院士拖下水了。我們的顧慮與近日來不少人懷疑台聯在利用李登輝一樣。台灣何其幸運,有李鎮源院士及李登 輝前總統,燃燒他們的後半生,奉獻給這一塊土地。

 

李院士一生的行止令我想到醫學界的偉大前輩-德國的魏孝(Rudolf Virchow,1821-1902),他們兩人在醫學上都是巨人,但在後半生都因關懷社會及國家,而組黨與當權者對抗。他們的醫學貢獻嘉惠世人,但知識 份子關懷社會及對抗強權的道德勇氣則更令人景仰及懷念。台灣醫學界在傳統上是台灣社會知識菁英的香火傳承者,李院士承續了蔣渭水、賴和、許世賢、吳基福等 前輩的傳統,使台灣社會的學術、知識、及文化命脈得以綿延不絕,他的去世,令人無限懷念。哲人其萎,典型尚在否?



圖為1991年10月9日李鎮源院士與眾人在台大醫學院基礎大樓門口靜坐,表達「反閱兵、廢惡法」的心聲。

 

作者為 當時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常務董事、台大醫學院教授 蘇益仁


<
  • 真理的領航人──悼李鎮源院士

    十一月一日早上,疾病管制局涂局長的助理楊小姐匆匆通知我,李鎮源院士在台大內科加護病房急救中,我方得以見到彌留中的李院士。走出病房,我忽忽看到台灣醫學界的一艘真理領航船正逐漸駛離遠去,內心遂勾起了深深的惆悵。

     

    我與涂醒哲局長從醫學生時代,就與李院士有過接觸。一九七三年在醫學生時代,我任青杏雜誌總編,恰逢李院士時任醫學院院長,正要從事醫學教育的改革。因此由涂局長負責採訪當時的李院長並寫成專輯。一九九一年我們又共赴土城看守所探望李應元及郭倍宏,以至後來發起一○○行動聯盟及成立台灣醫界聯盟,我們有幸與李院士共同並肩作戰過一段歲月,耳濡目染,方能側知這位偉大的真理實踐家及領航員。


    李院士的一生可以「學術真理的堅持」、「對台大醫學院的獻身」,以及「對台灣的熱愛」三個層面去概括,但貫穿其間最單純的原則則是他對真理的堅持,也因為單純對真理的信仰,他不擅或不屑權謀,而長保赤子之心,是知識份子最可貴的兩項特質。在當今以成敗論英雄及以權謀巧取豪奪的社會及醫學界尤彌珍貴。我真正見識到哲人其萎,典型在夙昔的古訓。 

     

    李院士承襲杜聰明博士的學術傳統,在蛇毒研究工作上作了重大貢獻,至今台大藥理所在蛇毒對神經傳遞、凝血、癌轉移信息等的角色有了重大突破及深遠影響。一九七○年,我有幸訪問杜聰明博士,我發覺他們師徒間皆有共同的學者特質,一絲不苟,追根究牴,以及對檔案保存完好的習慣。近幾年,我發覺醫學生都已不作筆記,研究生也寫不好研究紀錄,深深為台灣的科學教育引以為憂。與李院士共事過的人,都知道他對一篇文稿的字字斟酌態度,可以想見他在科學上求真的態度。李院士與杜聰明博士在學術上的嚴謹態度深深影響了我的一生。他們兩人也都有共同的將理想付諸實踐而堅忍不拔的特質,我確信這樣的特質是他們學術成就不凡的主要原因。

     

    李院士對台大醫學院的使命感令我十分感動。他任台大醫學院院長期間大力提倡專業制度,終於改變了台大醫師夜間開業及 收紅包的陋規,扭轉了台大醫學院及台灣醫界的不良風氣,這些改革如果不是他對理想的堅持及對實踐的勇氣是萬萬無法奏功的。今天,台大的醫療風氣改善了,很 多人可能都已不復記憶李院士在近二十年間所曾付出過的努力及堅持。個人的悲喜放在台灣的悲喜之後,這樣的精神,是我們後輩望塵莫及的。

    一九九四年他甚至為了維護台大醫學院的名譽,在醫學院院長任命案中準備以身相殉。在當年的一個深夜,他隻身到我仁愛 路的家,希望我代他寫一份記者會的新聞稿,他對台大醫院的醫師開業及收紅包風氣深惡痛絕,我望著他離去的身影,遂興起陪他走一趟孤單的旅程。在我跟隨他的 幾年間,我深深以在過程中的孤單感最是難受,可是李院士服膺真理,孤身在與台大當權者奮戰,看不出一絲退卻與畏懼,最是令我動容。他是一位真正的勇者及巨 人,而他的勇氣似乎也來自他對真理的信仰及信仰所產生的沛然力量。

     

    李院士的轉入政治及社會關懷大家都知道是始於一○○行動聯盟,但大家可能不了解,他對台大學生的愛護其實是很重要的 觸發劑。他對很多台大醫學院留學生被列入黑名單而不能回台貢獻所學深感痛心。我們一起去土城看守所探望李應元終於引發他潛藏內心數十年的怒火,一發不可收 拾。他在退休後的日子幾乎是以生命相許,在警網面前,在抗爭行列中,他都隻身奮勇當前,與當權者搏鬥,終於衝破了鐵網,成功地廢除刑法一百條。最近,我看 到李登輝前總統的身影,我總會想及李鎮源院士過去在推動台灣民主進程的相似身影。我們唯一不忍的是李院士夫人李淑玉教授,他們夫婦常在各項運動場合中一起 出現,我們總這麼想,會不會師母認為我們幾個人把李院士拖下水了。我們的顧慮與近日來不少人懷疑台聯在利用李登輝一樣。台灣何其幸運,有李鎮源院士及李登 輝前總統,燃燒他們的後半生,奉獻給這一塊土地。

     

    李院士一生的行止令我想到醫學界的偉大前輩-德國的魏孝(Rudolf Virchow,1821-1902),他們兩人在醫學上都是巨人,但在後半生都因關懷社會及國家,而組黨與當權者對抗。他們的醫學貢獻嘉惠世人,但知識 份子關懷社會及對抗強權的道德勇氣則更令人景仰及懷念。台灣醫學界在傳統上是台灣社會知識菁英的香火傳承者,李院士承續了蔣渭水、賴和、許世賢、吳基福等 前輩的傳統,使台灣社會的學術、知識、及文化命脈得以綿延不絕,他的去世,令人無限懷念。哲人其萎,典型尚在否?



    圖為1991年10月9日李鎮源院士與眾人在台大醫學院基礎大樓門口靜坐,表達「反閱兵、廢惡法」的心聲。

     

    作者為 當時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常務董事、台大醫學院教授 蘇益仁

真理的領航人──悼李鎮源院士

十一月一日早上,疾病管制局涂局長的助理楊小姐匆匆通知我,李鎮源院士在台大內科加護病房急救中,我方得以見到彌留中的李院士。走出病房,我忽忽看到台灣醫學界的一艘真理領航船正逐漸駛離遠去,內心遂勾起了深深的惆悵。

 

我與涂醒哲局長從醫學生時代,就與李院士有過接觸。一九七三年在醫學生時代,我任青杏雜誌總編,恰逢李院士時任醫學院院長,正要從事醫學教育的改革。因此由涂局長負責採訪當時的李院長並寫成專輯。一九九一年我們又共赴土城看守所探望李應元及郭倍宏,以至後來發起一○○行動聯盟及成立台灣醫界聯盟,我們有幸與李院士共同並肩作戰過一段歲月,耳濡目染,方能側知這位偉大的真理實踐家及領航員。


李院士的一生可以「學術真理的堅持」、「對台大醫學院的獻身」,以及「對台灣的熱愛」三個層面去概括,但貫穿其間最單純的原則則是他對真理的堅持,也因為單純對真理的信仰,他不擅或不屑權謀,而長保赤子之心,是知識份子最可貴的兩項特質。在當今以成敗論英雄及以權謀巧取豪奪的社會及醫學界尤彌珍貴。我真正見識到哲人其萎,典型在夙昔的古訓。 

 

李院士承襲杜聰明博士的學術傳統,在蛇毒研究工作上作了重大貢獻,至今台大藥理所在蛇毒對神經傳遞、凝血、癌轉移信息等的角色有了重大突破及深遠影響。一九七○年,我有幸訪問杜聰明博士,我發覺他們師徒間皆有共同的學者特質,一絲不苟,追根究牴,以及對檔案保存完好的習慣。近幾年,我發覺醫學生都已不作筆記,研究生也寫不好研究紀錄,深深為台灣的科學教育引以為憂。與李院士共事過的人,都知道他對一篇文稿的字字斟酌態度,可以想見他在科學上求真的態度。李院士與杜聰明博士在學術上的嚴謹態度深深影響了我的一生。他們兩人也都有共同的將理想付諸實踐而堅忍不拔的特質,我確信這樣的特質是他們學術成就不凡的主要原因。

 

李院士對台大醫學院的使命感令我十分感動。他任台大醫學院院長期間大力提倡專業制度,終於改變了台大醫師夜間開業及 收紅包的陋規,扭轉了台大醫學院及台灣醫界的不良風氣,這些改革如果不是他對理想的堅持及對實踐的勇氣是萬萬無法奏功的。今天,台大的醫療風氣改善了,很 多人可能都已不復記憶李院士在近二十年間所曾付出過的努力及堅持。個人的悲喜放在台灣的悲喜之後,這樣的精神,是我們後輩望塵莫及的。

一九九四年他甚至為了維護台大醫學院的名譽,在醫學院院長任命案中準備以身相殉。在當年的一個深夜,他隻身到我仁愛 路的家,希望我代他寫一份記者會的新聞稿,他對台大醫院的醫師開業及收紅包風氣深惡痛絕,我望著他離去的身影,遂興起陪他走一趟孤單的旅程。在我跟隨他的 幾年間,我深深以在過程中的孤單感最是難受,可是李院士服膺真理,孤身在與台大當權者奮戰,看不出一絲退卻與畏懼,最是令我動容。他是一位真正的勇者及巨 人,而他的勇氣似乎也來自他對真理的信仰及信仰所產生的沛然力量。

 

李院士的轉入政治及社會關懷大家都知道是始於一○○行動聯盟,但大家可能不了解,他對台大學生的愛護其實是很重要的 觸發劑。他對很多台大醫學院留學生被列入黑名單而不能回台貢獻所學深感痛心。我們一起去土城看守所探望李應元終於引發他潛藏內心數十年的怒火,一發不可收 拾。他在退休後的日子幾乎是以生命相許,在警網面前,在抗爭行列中,他都隻身奮勇當前,與當權者搏鬥,終於衝破了鐵網,成功地廢除刑法一百條。最近,我看 到李登輝前總統的身影,我總會想及李鎮源院士過去在推動台灣民主進程的相似身影。我們唯一不忍的是李院士夫人李淑玉教授,他們夫婦常在各項運動場合中一起 出現,我們總這麼想,會不會師母認為我們幾個人把李院士拖下水了。我們的顧慮與近日來不少人懷疑台聯在利用李登輝一樣。台灣何其幸運,有李鎮源院士及李登 輝前總統,燃燒他們的後半生,奉獻給這一塊土地。

 

李院士一生的行止令我想到醫學界的偉大前輩-德國的魏孝(Rudolf Virchow,1821-1902),他們兩人在醫學上都是巨人,但在後半生都因關懷社會及國家,而組黨與當權者對抗。他們的醫學貢獻嘉惠世人,但知識 份子關懷社會及對抗強權的道德勇氣則更令人景仰及懷念。台灣醫學界在傳統上是台灣社會知識菁英的香火傳承者,李院士承續了蔣渭水、賴和、許世賢、吳基福等 前輩的傳統,使台灣社會的學術、知識、及文化命脈得以綿延不絕,他的去世,令人無限懷念。哲人其萎,典型尚在否?



圖為1991年10月9日李鎮源院士與眾人在台大醫學院基礎大樓門口靜坐,表達「反閱兵、廢惡法」的心聲。

 

作者為 當時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常務董事、台大醫學院教授 蘇益仁


<